爱华夏信息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回复: 0

熟女情缘系列——双飞了一胖一瘦两个熟妇【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7 06:04:3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带着一种将信将疑和几许兴奋的心情,出门打车飞奔而去,顺着地址去,到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按季姐的指引,很顺利到达,电梯上楼,敲门,季姐开了门,一脸温情的笑容,拉着我的胳膊让我进去。进门居然发现李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我捂着嘴笑。我老脸一红,狠狠瞪了她一眼骂了一句猪头。季姐让我坐在沙发的中间,自己挨着我坐下。一边是季姐,一边是李姐。一阵阵的女人香水味道让我迷醉了。季姐拿出水果让我吃,我自己有点拘束,不肯吃,因为吃相难看。李姐笑着说哟,还是小媳妇进门,羞答答的嘛。难道不成要季姐姐用嘴喂你啊。季姐红了脸,作势要去打李姐,我也趁机要去拧她耳朵。李姐倒在一边不肯被拧。正好露出半个屁股,我毛着胆子,照着她屁股给了一巴掌。李姐跳起来就要还击,我往旁边一躲,正好压在季姐身上,季姐赶紧护着我,直接把我搂在怀里了。
  这一搂不打紧,李姐这个尖酸嘴又哟的一声:狗男女昨天晚上还没抱够,今天一见面又抱上了。在我腿上狠狠拧了一下。我爬起来说这是鸿门宴还是咋滴,不是请吃饭吗?怎么过来是吃打的?李姐说你就知道吃,今天晚上让你吃个够,把你肚子撑爆。说到吃我突然想起说:不是有人说今天我过来了,晚上她就留下来陪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季姐笑着说,小弟你想不想今天晚上李姐姐陪你啊?我故意不懂,说:陪什么?季姐哈哈大笑着说:陪你睡觉。李姐说,陪你个鬼啊,就你那麦秆儿身材,两个女人把你睡成松针叶儿。季姐笑的花枝乱颤:你就不怕小弟把你戳成筛子嘛?
  三个人斗了半天嘴,平时自己比较内向,但是今天三个人,却没有太多的拘束感,但是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丝丝警惕。李姐虽然有数面之缘,但是平时我和她没有少开玩笑,也没有少勾引她,但是总被她轻易化解了我的各种努力,但是也算是十分熟悉。李姐这个人,据说是一个做心理咨询的,一米七,瘦高,细腿丰乳,爱穿那种职业性的高跟鞋,西裤,长卷发,眼睛大,总之一看就是那种白领范,有时候感觉有点高冷,熟悉了之后就知道纯粹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饶人,做事还是比较大度。白白净净的,乍一看有点像成熟了的高圆圆,唯一一个小缺点是上嘴角有一个碎米大的黑痣,脸上因为白,还有几颗显眼的麻子。薄嘴唇,艳红的唇彩。手指修长,白皙,指甲也很长,涂上了暗红的指甲油。不过感觉很性感。
  我偷偷看了好几次李姐,发现她不讲话的时候就盯着电视剧看,根本没有注意我。季姐趴在我的肩膀上偷偷说,今天晚上李姐也陪你好不好?我的老脸腾一下红到脖子,内心一阵亢奋,不做声看了季姐一眼,季姐给了我一个偷笑。
  突然,门铃响了,我一个惊醒,什么情况,尼玛还有人来啊?不会真的是仙人跳吧。顿时心紧张到嗓子眼了,忍不住要站起来。季姐起身开门,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大包东西,我想完了,真的遇到仙人跳了,自己环视了一眼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自卫,看到茶几上的玻璃水果盘,我想如果那厮要进攻,我就用玻璃盘抡他。季姐从他手里接过东西,笑着说怎么现在才来,我们都饿死了,该付多少钱?男人说了一个数,季姐把钱递给他说不用找了,男人道了谢,离去。原来是送外卖的,把我虚惊了一场冷汗。于是大家都张罗吃饭,季姐开了一瓶红酒,六个菜,分量还挺多。季姐举着杯子说:很开心认识了小弟,很开心有李姐这个朋友,干杯。我端着杯子一饮而尽。紧张的心在一杯红酒中放松下来。季姐说小弟喝慢点,当心呛了。李姐又说,小宋,可别喝醉了,今天晚上季姐姐可不会放过你哟。季姐笑着说:你以为你今天晚上能走?你也留下来陪小弟,他那么厉害,我可吃不消。我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我说,今天你们两个我都不会放过。两个女人哈哈大笑。
  三个人在一片欢乐祥和的夜晚吃完了饭,收拾停顿,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把我夹在中间,季姐又开了一瓶红酒。搂着我让我吃橘子。我说不吃,她自己剥了,一瓣一瓣,递到我嘴边,无奈只好吃了几瓣,说不吃了。季姐不依,李姐笑着说你喂他,看他吃不吃。于是季姐真的含了一瓣橘子,用嘴递给我,我吓了一跳,旁边还有一个人呢,居然敢这么大胆。连忙说不要,季姐哪里肯依,搂住我的脖子,一张香喷喷的红唇含着桔瓣就递了过来,我见躲不过,就红着脸凑过去接了,飞快的吞了。季姐柔声说,小弟,不要紧的啊,李姐也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呢?我点点头,没想到她又剥了一瓣橘子用嘴递了过来,我再去接的时候,柔软而湿热的嘴唇就亲了上来,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和季姐亲在一起,慢慢的她把桔瓣递了过来,我再用舌头顶了回去,如此来来回回,季姐的鼻息都粗了。后来还是季姐吃了。她又拿了一瓣橘子,给我低了一个颜色,说,小弟给李姐也吃一点,不然她看到会眼红的。李姐红着脸笑着说,谁会眼红你们啊,一瓣橘子有什么好吃的。季姐笑着给我塞了一瓣在我嘴里,示意让我用嘴递给李姐。我含着橘子转向李姐,李姐羞得转过身,低笑着说谁高兴吃你的橘子,我就去扳过李姐的肩膀,李姐把头转向一边不肯吃,被逼急了说我只想喝酒,不高兴吃橘子,我把橘子吐了,含了一口酒转向李姐,李姐突然很害羞,低着头不肯抬起来。我就一手抱住她脖子,一手从她腋窝下搂了过去,面对面,李姐低垂着眼脸,并不看我,只有微微分开的红唇,还有我听得见的急促的鼻息。
  我慢慢凑过去,碰到李姐的嘴唇,李姐下意识的张开嘴唇,吻住她,然后把酒慢慢的渡入她的口中,李姐貌似咽了,嘴唇却不曾分开。把双手轻轻搂着我,一条柔软的舌头就伸了进来。我如饥似渴的吮吸她,她也给了我强烈的回应,渐渐的有了轻微的呻吟,我的手不老实了,一手搂住她,一手隔着衣服去摸李姐胸,感觉比季姐的大。季姐虽然富态,但是只有B罩杯,李姐虽然瘦,貌似有c到D的样子。摸了一会儿,李姐一边呻吟,一面说不要。我哪里肯,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往上一捉,就握住了一个柔软又弹性的玉球。李姐惊呼了一下,呻吟声突然变大,貌似比较敏感,如此几番,李姐似乎又想要又不敢要的样子,想要我停手,却又舍不得和我亲吻的样子,犹豫再三,她突然推开我,喘着气笑着说,你都把我给憋死了。季姐笑着说,是难受死了吧?要不洗个澡,早点上床?李姐说我回家洗。说着就要站起来走,季姐马上把她堵住,说,你说话还算不算数啊,小弟都来了,你却要溜了?一边把她往房间推,一面给我递了一个颜色。我上去抱着李姐到了卧室,笑着说,你把我叫来自己想溜?那可不行。
  季姐说赶紧洗澡,洗了早点休息。于是自己动手去脱了李姐的衣服,李姐一脸难为情,红了脸。季姐说李姐我们一起去洗,我们先洗,小弟你稍后洗。于是李姐慢吞吞脱了衣服。季姐早已脱光,一胖一瘦,两具白晃晃的身体让我血脉喷张。季姐拉着李姐去洗澡,我一个人坐在宽大的床上,内心十分激动,倒在床上,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内心焦急且饥渴,盼望她们快点洗完,差不多都二十分钟了,两个人才穿着睡衣进来,季姐说小弟你赶紧去洗。我匆匆洗了一回,光着身体进来,李姐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了,季姐说怎么头发还没擦干呢,又拿了一块毛巾帮我擦了一下头发,一边看着我那根东西晃动的样子,完了直接一把握住,笑着套动了几下说:小弟弟好大。遂揭开被子说,小弟你今天是主人公,你睡中间。我兴奋的睡到中间,季姐脱光衣服,关了大灯,留下两盏昏暗的床头灯,也然后钻到被窝里。我看李姐还是把目光盯着电视,脸色微红,貌似又有一点紧张,我张开双臂,把两个女人都搂在怀里。季姐笑着说,小弟,今天幸福吧,两个人伺候你。我说古时候皇帝也不过这个待遇吧?两个熟妇都笑了。季姐一条腿搭在我腿上,一只手伸到下面,捉住那根肉棒温柔的套动一边亲着我的胸膛说,你亲亲李姐,不然李姐又要吃醋了。李姐转过头,也变得比较乖巧,凑过薄薄的嘴唇,我一下就亲上去。李姐的舌头就顺势滑了进来。
亲了莫约两三分钟,季姐爬起来,趴在我身上,慢慢往下。钻到被窝里,突然一种让人血脉膨胀的湿热就包裹上来了,季姐含着那根耻棍吞吐吮吸套撩舔,十八般口技无所不用,弄得我鸡巴铁硬。李姐也被吻得气喘吁吁,渐渐开始呻吟。我扯开了她的睡衣,一只手抓住她的豪乳,不停的搓弄,李姐的呻吟声立马提高了十个分贝,或许受李姐影响,季姐的声音也变的大了起来。更卖力的吮吸了。李姐抓着我的手示意我捏她的乳头,自己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揉摸自己的下面,一面还说捏重一点,我用大了力气,李姐的声音决堤一样的大声的叫起来,下面摸自己的手加快了速度。
  有几次我感觉到季姐把鸡巴吞的很深,感觉特别舒服,就自己两腿夹住季姐的头。季姐含住,然后我自己渐渐往上顶,应该是插了很深,如果季姐受不了,就立马往上一抬,我们如此这样反反复复,感觉特别有趣。突然有以下顶得特别深,季姐要干呕,立马掀开被子,大口喘气,说自己嘴巴酸死了说要和李姐换一下,李姐兴意正浓,恋恋不舍的放开我,自己蹲在下面吃起了鸡巴。不过李姐的口技不行,齿感很重感觉有点痛。没吮吸几下,就不想吃了,然后受不了就要坐上去。季姐连忙说小弟睡下去一点。我往下睡了,李姐迫不及待的捉住那根鸡巴,自己找到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一种湿呼呼的感觉袭身而来。李姐不停的动起来,叫声更大了。季姐也闲不住,颤着声音说:小弟,你想舔姐姐吗?我点点头,她就也横跨骑在我的胸口,挺着一个毛茸茸的阴户就凑了过来,我没那么高,然后她又抓了一个枕头给我垫上,正好把阴户对上我的嘴,双手抱着我的头,紧紧贴着我,一股腥臊的雌性味道,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个味道。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舔,舌尖不停的去撩拨她,季姐立马带着哭声呻吟,一边说好舒服,我好舒服啊。一面引着我的手去搂住她的肥臀,一面捧着我的头用力的在我的脸上蹭,我的嘴上,鼻子上,脸上,都占满了她滑腻腻的爱液。伴随着阴毛带来的那种粗糙的感觉,和充满腥味的阴户,让我觉得这尼玛不是皇帝般的享受,而是受罪啊。
  李姐也用力的在下面弄,搞得我都感觉呼吸困难了,十分钟左右,非常用力的快速磨蹭几下,不停的说我要高潮了,我高潮了,我听了也卖力的顶了几下,李姐李姐一声惨叫,浑身颤抖,不停的说,我高潮了,好舒服。然后拔出来往旁边一滚,上气不接下气,还不停的颤抖。下面解放了,我把季姐放旁边一堆,季姐从我身上滚落下来,我如释重负,也大口喘气,差点憋死我。季姐看李姐下去了,自己立马上去,趴在我身上,握住那根肉棍就要插入。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有一点遗漏,鸡巴居然有一点软了,季姐着急的用手套动几下,然后又握住那根湿淋淋的棍子含在嘴里吮吸。鸡巴立马又有了反应,变硬了,季姐迫不及待的爬上去。趴在我身上,一边和我接吻。我搂着她的腰肢,狂风骤雨的在下面顶动鸡巴又立刻充血变得铁硬,一阵狂轰滥炸,季姐说高潮了。我趴着喘气。我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把她两条胖腿抗在肩膀上,压下去,用力的深入浅出。无数回合之后,季姐说又要高潮了,旁边的李姐恢复的过来了,笑着看着我用力的操着季姐,然后爬起来推着我的屁股,本来这样就肏的深,李姐这样一推,更是重创季姐的花芯。把季姐顶得一声声惊叫。一面笑骂着李姐使坏,一面又忍不住颤声柔气的呻吟,来来回回,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姐满头大汗,面色潮红,双唇紧闭。感觉快要休克了。我说姐姐你来了吗?季姐睁开眼睛,茫然的喘息着说我来了好多次了,你都快把我肏死了。我就把她放下来,李姐在旁边偷笑,季姐红着脸说李姐好坏,小弟要替我报仇啊。我笑着说没问题,一把推倒李姐,推开她两条腿又顶了进去,李姐一面说不要了,一面挥舞着手要推开我。我哪里肯依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肏的李姐又娇喘连连。季姐爬起来说你个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然后趴在李姐旁边,两只手抓住李姐的乳房不停的搓捏。乳头本来是李姐最敏感的地方,经不住季姐这样,李姐很快又性欲高涨,毫不克制的叫着。
  一面求着绕,一面又亢奋着。季姐还在旁边不停的说,小弟你再用点力,用力肏李姐。看她还敢不敢说你是麦秆儿。今天非把她日成筛子不可。李姐扑哧笑了,要爬起来打季姐,季姐一把按住她,不让她动,突然李姐又一声紧促的叫声,慌乱的说我又要来了。我一听憋一口气,把频率加快,季姐也加重了力度,我感觉她都快要把李姐的乳房捏红了。突然季姐俯下身去,吸着李姐的乳头,李姐正在要紧关头,我也感觉到自己快要来了,搂着李姐的双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喷涌而出。李姐也一声大叫,下身一翻把我推了下来,又一阵颤抖。我都还没有射完,最后一股精液正好射在李姐的肚子上,季姐笑的花枝乱颤。
  末了季姐拿来毛巾,给李姐擦干净,然后又帮我擦干净,从地上捡起被子,三个人相拥而眠。我十分劳累,几分钟就沉睡过去。过了许久,感觉又有人在亲我脸,一看季姐抱着我又在亲我,看到我醒来,季姐满脸带着赞许的笑容说:小弟你太厉害了,你把我们都日的舒服死了。李姐在旁边说,小宋,你说你是不是一个驴变的?我说我是牛,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三个人笑了。
  貌似季姐的性欲最强,我们一边讲话,她的手就不停的在下面套动,没多久又把鸡巴弄硬了。我趴在她身上又一番战斗,后来我叫李姐和季姐两个人并排靠近,日了一阵季姐,又换着去日李姐,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很久。
  李姐貌似有手淫的习惯,每一次我日季姐的时候她就不停的摸自己。季姐就是性欲很强,来高潮快,可以来很多次。我觉得不同的女人在性爱上表现不一样。那天晚上做了三次。第一次是强度最强的,最耗体力。引得两个女人不停的惊叹。
  最近还有和两个人联系,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有时候在季姐家里,跟李姐日了,正在做饭的季姐说我也要要,于是赶紧塞到季姐的体内猛日一阵,完了她又去做饭了,但是像第一次三个人在床上过夜的机会缺很少了。
  最后说一句,各位看官看完麻烦点个赞最好留言,打字不容易。看到你们留言我很开心,期待你们交流。
[ 本帖最后由 邪恶摄影师 于 2017-3-4 14:47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华夏信息港

GMT+8, 2019-1-24 18:49 , Processed in 0.05610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