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华夏信息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回复: 0

【我的美脚老婆去卖淫】(十二)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6 21:07:45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后请点击
右上角
支持楼主,
送上你的红心
!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美脚老婆去卖淫】(十二)
  之后几天我老婆恢复了正常的接客生活,也不再在接客的时候打电话了,一
颗心也重新回到了我身上,我也注意自己不要和小玉太过亲近以伤害到我老婆。
  因为工作原因我出了次差,大约半个月左右。刚刚回到家就听到性交工作室
里很热闹,推开门吓了我一大跳,原来工作室已经重新装修过了,所有的床都没
有了,一整个房间就是一个大大的塌塌米和几张放在墙角的沙发,其中一面墙壁
全部装成了镜子,看上去空间感觉很大,另一面墙上则装了一台差不多65寸左右
的液晶电视,天花板的四个角落还装了看上去非常高大上的无线音箱。
  三个丰乳肥臀的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中间,五个嫖客正围着三女轮流操屄。
我定睛一看,其中一个是我老婆,正翘着雪白的大屁股趴在地上,一个嫖客跪在
我老婆的大屁股后面猛烈地撞击着,把我老婆的肥屁股撞得荡起一波波肉浪,我
老婆前面还有个嫖客光着下半身,我老婆玉手握着他的鸡巴送进自己的嘴里不停
地含弄。另一个裸女是刘姐,被一个嫖客压在身下操得不停呻吟,两只高高举起
的脚不停颤动。最让我奇怪的是最后一个正被两个嫖客前后夹击的裸女,居然是
韩姐。她不是早就不再接客,而且准备结婚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性交工作室接客
呢。
  我悄无声息地坐在靠门的沙发上观赏我老婆、刘姐、韩姐和嫖客们的淫乱性
交。房间里淫声浪语不断,「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此起彼伏。
  三个妓女中,刘姐和韩姐都是埋头苦干型的,不管同时被几个人操,都只顾
做好自己的事。而我老婆是最会调情也最会观察周围的,我老婆虽然已经阴道里
插了一根鸡巴,嘴里也含了一根鸡巴,但她还不时会用纤纤玉手去摸一下旁边正
在操刘姐的嫖客的鸡巴,给客人助兴。正插我老婆阴道的嫖客将我老婆的玉体翻
了个面,让她仰天躺着挨操的时候,我老婆一边乖巧地将鸡巴纳入自己体内,一
边还给另一个嫖客不停地口交着,我老婆居然还有心思用自己的玉足去推几下正
在操韩姐的嫖客的屁股助兴。那个嫖客一把抓住我老婆的玉脚,操着韩姐的同时,
大手还抓向我老婆的大奶子,我老婆嘴里含着根鸡巴还向他抛了个媚眼,还挺起
自己的奶子挑逗他。
  那个嫖客很快被我老婆勾引了过来,他退出韩姐的身体,和正举着我老婆一
双玉腿猛干我老婆的阴道的嫖客商量换个人操。那个人也很好说话,转身就去操
韩姐。那个被勾引过来的嫖客抓着我老婆的两只乳房就是一顿猛舔,我老婆朝嫖
客张开两条玉腿,刚刚被操过的生殖器的两片阴唇大张着,诱惑着刚刚从韩姐阴
道里拔出来的那根鸡巴又钻进了我老婆的阴道里。
  三女五男正淫乱成一团时,房间又悄无声息地打开,小玉伸头看了一眼战况,
正准备关门退出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立刻惊喜地坐到我身边:「哎,出
差回来啦?这么多天不见了,要操人家的小屄爽一下吗?」说完就把小手伸向我
的裤档里。
  我看了看当初脱光了都会脸红的少妇,如今也完全就是个把性交看得跟握手
一样随便的淫妇了。看小玉嘴边还有精液的痕迹,估计刚刚给客人做了口爆了。
我问小玉这个工作室怎么成这样了,而且韩姐怎么也在这儿的事情。小玉用手慢
慢套弄着我的阴茎,轻声细语地告诉我实情。
  原来韩姐那个结婚对象拿了韩姐叫他买房子的钱失踪了,果然还是这种人财
两空的套路啊,韩姐虽然手上还有些钱,但不像以前那样宽裕得可以让她无忧无
虑地生活了,于是一周前,也就是我刚刚出差那天,韩姐又重操旧业,成为了卖
淫女大军中的一员了。
  韩姐大概是退出卖淫一段时间了,旁观者清,她建议我老婆把性交工作室做
成现在这个样子,因为出来找妓女的嫖客们一般很少有群交的体验,这样生意会
更好,付一次操屄的钱,却可以操三四个妓女,而对我老婆她们来说,反正都是
挨操,接一次客原来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现在虽然要被不同的鸡巴操,但时
间还是差不多的,甚至因为嫖客兴奋的原因,时间反而更短。而原来的口交工作
室则装修成三个单间,让喜欢单独操屄的嫖客也可以尽兴。刚才小玉就是在原来
的口交工作室刚刚接完客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忙的。
  小玉说完这些,捏在她手中的阴茎已经很硬了,这一个星期我可没过过一次
性生活,再说看着我老婆在嫖客们身下婉转挨操,我的性致立刻上来了。小玉朝
我笑了笑,露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朝我做了个淫荡的表情,然后就跪坐在
我双腿间,将我的鸡巴吞进她的嘴里给我做起了口交。
  这时在场中群交的一个嫖客忽然大声问我老婆是不是拍过爱情动作片,让我
老婆把片子放出来助兴。可能是熟客吧,我老婆将嘴里含着的鸡巴吐了出来,大
大方方地说:「你还不知道吗?我拍的片子你不都看过了吗?来来回回就那么回
事,现在我真人在你身下被你玩弄还看什么片子啊。」
  那个嫖客正在插着我老婆的阴道,一只大手将我老婆的乳房捏成各种形状地
玩弄着:「不一样啊,一边看一边操才尽兴嘛。」
  我老婆撸着手里的鸡巴说:「刘姐最近刚刚拍了本片子,看她的好了。」我
老婆这时还没认出坐在沙发上的我,以为是刚刚到的嫖客,就招呼小玉:「小玉,
快给客人们放刘姐的片子助助兴,我们正挨操不方便呢,你还没进港,腾得出手
来。」
  小玉听话地把房间墙壁上的大液晶电视打开,然后把DVD 也打开放了一张片
子进去。然后又回到我身边,跪在我两腿间继续给我口交。
  很快,电视里就传来淫乱的画面和放荡的呻吟,和现场的呻吟交织在一起。
  没想到刘姐第一次触电竟然就是群交片,刘姐被剥得一丝不挂放在一张大桌
子上,边上围着七八个精壮的男人,然后这些男人就围着刘姐,先是十几只手在
刘姐身体的各个部位玩弄,然后就是轮流的奸淫刘姐,比较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
刘姐两只脚朝天举起,阴道里插了根鸡巴,头被一个男人用屁股坐着,鸡巴像插
屄似的飞快地在刘姐的嘴里进出着。刘姐的两只手还一边一根的套弄着两根鸡巴,
镜头从脚后拍过去,两只不停颤动的黄黄的肉脚底,非常性感。
  顿时,刘姐成了抢手货,五个嫖客抢着去玩弄刚才还一直只有一个嫖客在操
的刘姐。好在刘姐也是久经沙场的,毫不怯场,五根鸡巴来,只见她屁眼夹一根,
阴道插一根,两只手各一根,还有一根含在嘴里。我老婆和韩姐刚才还被两根鸡
巴前后夹攻的,现在都空下来了,韩姐四仰八叉地躺着休息,看来这两年的安逸
生活,让韩姐的战斗力直线下降。我老婆则凑到正在玩弄刘姐的嫖客旁边,用雪
白的大奶子去蹭那些嫖客的身体,主动的去舔被刘姐握在手里的鸡巴,还引导那
些嫖客来摸自己的玉体,无奈电视上的刘姐太过诱惑,那五个嫖客还都是围着刘
姐玩弄,任我老婆像条母狗似的撅着赤裸的大屁股,在边上爬来爬去也没有嫖客
去操我老婆,我老婆无奈地跟韩姐说:「这些男人啊,都是图个新鲜,边看边操
是不是特别有感觉啊?」
  说完,我老婆晃着两颗雪白的大乳房就朝门口走来,大概是准备去洗洗,结
果看到我立刻惊喜地来抱我:「老公回来啦,都没看到呢。」
  我老婆两腿大张,越过小玉的头直接坐到我怀里,小玉把我的鸡巴吐出来,
然后头让了让,正好就握着我的鸡巴送进了我老婆的阴道里,立刻一个湿润热乎
的屄套在了我的鸡巴上。
  「凌空套鸡巴啊,老婆你技术越来越好了」我和我老婆打趣道。
  我老婆扭动着身体,用阴道套弄着我的鸡巴:「哪里有,是老公的鸡巴自动
认屄好不好。」
  小玉在我们胯下继续给我们夫妻做着口舌服务,我感觉我老婆的阴道特别湿
滑就问她:「你怎么接客也接得高潮了吗?这么湿。」
  我老婆咬着唇没回答我,丰满的大屁股不停地上下翻飞地套弄我的阴茎,小
玉在下面用力地扒开我老婆的屁股,每次吞吐我老婆的阴道都一直套弄到我的阴
茎根部。一根灵活的舌头还在不停地舔着我的阴囊,这时候我老婆才在我耳边吐
气如兰地说:「一个星期都没有尝到老公的大鸡巴了,看到你我就湿了。」在我
老婆的甜言蜜语下,在两个出色的妓女卖力的服务下,我几乎没控制住自己就射
在了我老婆的阴道深处。
  小玉在我们夫妻胯下将我的鸡巴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去舔我老婆阴道里慢慢
流出的精液,见小玉嘴里都是我的精液,我老婆对小玉说:「我老公的精液还给
我。」然后我老婆用嘴把小玉嘴里的精液都接了过去,然后「咕噜噜」全部吞了
下去,舌头淫荡地舔着嘴唇朝我妩媚地娇笑:「老公,等会儿再好好侍候你,现
在还在工作呢。」然后我老婆向正围着刘姐的嫖客们走去。
  小玉则坐在地上,将头靠着我的大腿,手里握着我软软的鸡巴不停放嘴里吮
吸着,不时将灵活的舌头伸进我的屁眼舔舐着,眼睛含情脉脉地温柔地看着我。
  这时候房间里五个嫖客开始猜拳,胜利的可以插刘姐的阴道,其次是插屁眼,
再次是插刘姐的嘴巴,最后两个就只能享用刘姐的手脚服务了,有个嫖客猜了三
轮都没轮上,鸡巴一直被刘姐握在手里撸着,实在忍不住了,看到边上的韩姐一
直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就不由分说地爬到韩姐身上开始操屄。
  刘姐大约很少有如此受客人们热捧的时候,可能也是被操得高兴了,已经在
侍候四根鸡巴了还不满足,唯一空着的那只手还不依不饶,艰难地伸到操韩姐的
那个嫖客屁股后面,去摸他的阴囊助兴,大概是被刘姐这种敬业精神所感动,那
个嫖客索性把鸡巴从韩姐的阴道里退了出来,然后让刘姐握着他的鸡巴再重新插
入韩姐的阴道。
  正在猛操刘姐阴道的嫖客终于忍不住了,重重地喘息了几声,一把将刚刚走
到他身边的我老婆抓住,从刘姐身上拔出自己的鸡巴,按着我老婆的头往下按去,
极富经验的我老婆立刻乖巧地跪在地上,一口将那根要爆发的鸡巴吞进自己嘴里,
然后用玉手握住那根鸡巴的根部极快地套弄,随着一声吼叫,那个嫖客将精液一
滴不漏地全部射进我老婆的嘴里。
  这时候几声吼叫同时响起,在下面操刘姐屁眼的嫖客也发射了,一大泡精液
将刘姐的生殖器和阴毛弄得一塌糊涂。边上一直等着的嫖客不管不顾地就着精液
就插入刘姐的阴道猛操起来。一直插着刘姐嘴巴的嫖客也发射了,不过他自说自
话地站到我老婆跟前,对着正跪在地上的我老婆的脸上射精,我老婆还来不及张
开嘴巴,就被这个嫖客射了个满脸都是白白的精液,浓浓的精液从我老婆秀丽的
眉毛上挂下来,连眼睛都被精液给糊住了。
  「讨厌啦,要射人家也不说一声。」我老婆娇嗔地和嫖客打情骂俏着,然后
用玉手将糊在眼睛上的精液刮下来送进自己嘴里,舌头舔着自己的葱葱玉指上的
精液,我老婆还不忘给嫖客抛了个媚眼。
  操完的几个嫖客穿好衣服,付钱走人,又有新的客人加入进来,和前面还没
操完的嫖客一起加入奸淫刘姐、韩姐和我老婆的行列。由于放刘姐黄片的效果很
好,我老婆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这个星期主打刘姐,全部播放刘姐的片子
来给客人们助兴,下周放我老婆的黄片,这样轮流。
  电视里刘姐的呻吟和现实中刘姐的呻吟,一直整整响到凌晨都还没结束,今
天我老婆和韩姐可轻松多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一些助兴的工作,我老婆主要
在刘姐旁边给嫖客们推推屁股,用香舌给嫖客们舔舔屁眼,然后在客人太多的时
候拉个客人过来,在刘姐旁边给客人操屄,尽管操着我老婆,客人还是会把注意
力集中在刘姐身上,几个小时下来,刘姐的阴道和嘴巴几乎就没有空着的时候。
  傍晚的时候刘姐老公来找自己老婆过性生活,我老婆带刘姐老公去性交工作
室看刘姐的工作状态,我老婆歉意地对他说:「你老婆今天实在太忙了,要不我
给你发泄一下吧。」
  刘姐老公大约也没有看过自己老婆拍的黄片,尽管整个人趴在我老婆的玉体
上操着我老婆,注意力却完全在电视屏幕和刘姐身上,眼见得刘姐刚刚又将两个
嫖客的精液给榨了出来,趁着空档,刘姐老公迅速从我老婆的玉体上爬了起来,
把鸡巴拔出我老婆的阴道,然后看也不看我老婆的玉体一眼,猛地扑到刘姐身体
上,也不管刘姐嘴里还在给一个嫖客含着鸡巴,也不管刘姐全身上下都是被玩弄
过的痕迹,直接就插进刘姐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我老婆有点不高兴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晃着自己的大奶子走到刘姐旁边说:
「瞧你老公急的样子,你这个烂屄你都操了几千次了有没有,还跟第一次操似的,
平时来这儿就想操老娘的屄,今天居然拔鸟而去,看都不多看老娘一眼。」
  刘姐含着根鸡巴,含糊不清地对她老公说:「老公,当……你老婆太……耐
操是不?老板娘……给你操屄……你却来操……我……」
  她老公猛操着刘姐的屄,老老实实地回答:「今天特别想操自己老婆,下次
来再操老板娘。」
  我老婆「哼」了一声,用力打了一下刘姐老公的屁股:「稀罕你操似的,下
次来只准操你老婆,别再想老娘给你操屄。」然后我老婆转身走了。
  凌晨的时候我抱着我老婆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有个光滑的裸体从脚后头钻
进被子里,一股沐浴露的气味传来,然后就有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鸡巴,我打开床
头灯,看到刘姐正把头埋在我老婆的两腿间,不停地舔着我老婆的生殖器,我老
婆也被弄醒了:「你今天还没玩够啊?还不赶紧去睡觉休息。」
  刘姐两只手掌握了我们夫妻两个的生殖器,不好意思地对我老婆说:「我那
口子不会说话,我能被客人们多操屄还不是靠老板娘推荐我去拍片,老板今天刚
刚出差回来,一个星期没操屄肯定得多操操,老板娘想自己来,我就在旁边给你
们夫妻打下手,包你们省心省力地操屄,老板娘累了,我这屄虽然被玩了一天了,
不过刚刚洗干净,随便老板要怎么弄就怎么弄我。」
  我老婆笑了:「多大点事,我们姐妹这么长时间天天在男人们胯下混日子,
至于么?我都没往心里去。我累了,睡觉了,至于你那浪屄,问我老公啊,想操
就操。」然后我老婆翻身背对着我,一个雪白的大屁股一撅就自管自睡觉了。
  我看了看刘姐:「今天就算了,你也这么累了,以后再给我操吧,今天你就
睡我们脚后头,让我玩玩脚吧。」
  刘姐清脆地「哎」了一声,就在我们夫妻中间的脚后头睡下了,两只脚小心
地朝我怀里伸了过来,我在灯光下把玩了一会儿刘姐的脚,肉肉黄黄的脚底很性
感,我把脸埋进刘姐的脚底,刘姐特有的体味就传了过来,不知不觉间我的鸡巴
又硬了起来,刘姐的手一直握着我的鸡巴,发现我想操屄了,悄无声息地就背对
着我翻身爬到我身上,两个脚继续让我捏着玩弄,刘姐肥硕的大屁股中间的阴道
就套上了我的鸡巴,刘姐在我脚后头含我的脚趾,屁股很小幅度却又频率很快地
抖动着。我也一根根地舔着刘姐的脚趾,享受着刘姐卖力的侍候。这时候就感觉
到刘姐的性交功夫不如我老婆了,可能被嫖客们操了一天的缘故,刘姐的阴道已
经很松驰了,而她只会简单地缩紧阴道,屄肉却是松松垮垮的,不过我脑海里想
到刘姐在电视屏幕上和在工作室里被众多男人围着的情形,兴奋之情油然而起。
这么多男人抢着操的女人现在被我一个人独享,我嗅着刘姐柔软的脚底,享受着
这具丰满的肉体尽心的服侍。
  尽管刘姐的动作幅度很小,尽量不吵到我老婆,但席梦思良好的弹性还是将
我们的动作传递到我老婆的玉体上。我老婆睡眼惺忪地转过身来,玉手伸到刘姐
的大屁股下按了按我的鸡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们男人啊,就喜欢干这种千
人操,万人插的浪屄,还说不操的,玩了玩这浪屄的脚又忍不住了吧?」说完把
嘴凑上来和我接吻,又低下头去舔我的奶头,还把自己的两个大乳房压到我胸口
不停地摩擦。
  我老婆大力拍了拍刘姐正在我身上耸动的大屁股:「行了,来侍候我们夫妻
做爱吧,看你那浪屁股扭的。」
  刘姐应声爬了下去,跪坐在我脚后,两只手握着我的鸡巴朝天竖着方便我老
婆坐上来,我老婆一抬玉脚,将雪白的脚底踩在我脸上,然后大屁股一抬,就坐
上了我的鸡巴,我老婆的阴道刚一套上我的鸡巴,屄肉就层门叠户地夹了上来,
让我差点忍不住射精,刘姐把脸埋到我老婆的屁股后面,舌头在我的鸡巴根部扫
来扫去,然后刘姐让我把腿举起来,方便她舔我的屁眼,我依她所言,刘姐抱住
我和我老婆的屁股,舌头从我的屁眼开始舔,一路舔上来,舔过我的阴囊,再舔
到我的鸡巴根部和我老婆的阴唇,再舔到我老婆的屁眼,然后再回舔下去,我老
婆则自顾自地用大屁股坐在我身上磨豆腐,两只雪白的脚底将我整个脸盖住,可
能一周的养精畜锐,让我足足坚持了半个小时,直到刘姐用她灵活的舌头卷着我
的鸡巴,一起插进我老婆的阴道里,还用她两个柔软硕大的乳房夹住我的阴囊,
手指还轻轻按摩我的屁眼,我终于忍不住射在了刘姐凑在我老婆屁股下的嘴里。
  然后我老婆和刘姐在我脚后头倦极而眠,我把玩了一会儿我老婆雪白的脚底
和刘姐黄黄的脚底,才抱着两双肉脚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一周做为主打屄的刘姐非常忙,每天中午开始在群交工作室接客,
一直要忙到半夜才有得休息,刘姐拍的A 片在工作室不停地循环播放,使得进来
的嫖客都选择了刘姐,而我老婆和韩姐则穿着透明的纱衣在边上助兴为主。期间
我好好安慰了韩姐几次,韩姐也表示以后不再出去乱约炮了,要好好在家卖淫赚
钱,韩姐也想像刘姐那样拍本黄片取悦嫖客,不过我老婆替韩姐打了电话问了几
个认识的导演,都说最近不需要韩姐这样类型的女演员。
  听到这个消息我灵机一动,我们可以自己拍啊,反正拍完是在家里给客人们
看的,质量差点也没关系,韩姐一想也是这个理。我买了一台高清的摄像机,然
后我亲自上阵,叫上刘姐老公和小坚他们帮忙一起好好的操韩姐,我老婆在旁边
给我们三男一女组合拍摄,折腾了两个白天,终于勉强剪辑出了一个多小时的片
子,虽然无法和专业的片子相比,不过这种片子也没有太多专业性,无非是灯光
角度色彩方面稍有逊色,不过韩姐在片子中的淫荡还是完全体现了出来。打算等
下周过了我老婆主打之后就换放这本片子。
  至于我老婆的片子就太多了,如果一本本放的话,一天都不重样的,完全不
成问题。
  很快,我老婆的群交工作室就小有名气。有一天,我正坐在外面沙发上看报
纸,刘姐光着下半身,上面穿了件内衣,大奶子若隐若现地趴在我腿上,有一口
没一口地给我含着鸡巴,这一天主打屄是韩姐,工作室里三个嫖客正围着韩姐玩
弄,我老婆和小玉在旁边帮忙。
  忽然房门一响,玲玲夫妻和王姐夫妻一起走了进来。
  玲玲未语先笑:「好长时间没找你玩了,想我没?」说完就娇笑着坐在我旁
边,毫不见外地就把手伸到我胯下,随意抚摸着我正含在刘姐嘴里的鸡巴。
  我和玲玲亲了个嘴,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有点疑惑地问:「你们和王
姐都认识?」
  王姐老公,也就是郭哥和玲玲老公,也毫不见外地坐到刘姐旁边,摸了摸刘
姐的光屁股,问了我一声:「这是在你家卖的吧?」见我点了点头,两人就在刘
姐赤裸的下半身摸了起来。王姐「切」了一声:「这两个色鬼就是看不得光身子
的女人,看到就想上。」
  然后王姐就跟我解释了一下,原来玲玲夫妻和王姐夫妻是在一个换妻聚会上
认识的,互相交换性交了几次,都挺有好感,聊起天来才知道都认识我,也知道
最近我老婆弄了个群交工作室。因为群交需要氛围和气氛,就算玲玲和王姐她们
也无法随时随地组织一次,于是就到我这儿来看看。
  说话的功夫,郭哥已经开始操起了刘姐,玲玲老公也将鸡巴掏了出来,塞进
刘姐的嘴里,刘姐不知道这几个人和我的关系,反正身体空着也是空着,于是就
乖乖地任他们玩弄。我和玲玲互相摸着对方的生殖器,王姐也凑到我跟前跟我接
吻。大家亲热了会儿,我就提议一起去工作室玩,郭哥鸡巴正插在刘姐的阴道里,
一时舍不得拔出来,倒是玲玲老公搂着王姐,跟在我和玲玲身后一起进了工作室。
  一进工作室,正面墙壁上的大屏幕上韩姐正被三个男人同时奸淫,而屏幕下
方,韩姐以同样的姿势,两个嫖客一上一下将韩姐夹在中间操屄和屁眼,另一个
嫖客则站在旁边,韩姐将头凑过去和一边的小玉一起给他舔着鸡巴,我老婆穿了
件黑色的性感内衣,下半身也是完全赤裸着,趴在两个嫖客的后面,头凑到嫖客
的屁股后面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老婆雪白的大屁股正对着门口,生殖器和屁眼
被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和玲玲是搂在一起进来的,她的手正在我裤裆里摸着我的鸡巴,而我的手
还摸着玲玲的阴唇,看到房间里的一切,我立刻感觉到玲玲的阴道迅速的湿润了,
淫水都滴到我正摸着她阴唇的手上。我捏了捏她的阴唇,凑到玲玲耳边:「你不
是这么饥渴吧?你看骚水都哗哗的了,矜持点,怎么说你也是当红的一线色星。」
  玲玲嗔怪地白我一眼,抓着我的鸡巴的手又紧了紧,很小声地在我耳边说:
「有个屁的矜持,色星色星就是给你们男人射的,再说我老公最近有点疲软,而
且我看不得这样的夹心饼干,一看到就会发骚,今天我免费给你们家的嫖客们夹
一次,怎么样?」
  我和玲玲搂着在门边的沙发上坐下,王姐也和玲玲老公抱在一起坐在我们旁
边,一起开始围观。不一会儿功夫,我们围观的四人也都脱得一丝不挂地滚作一
团,玲玲老公坐在最里面,玲玲侧着身子在含她老公的鸡巴,我在玲玲后面,鸡
巴插进玲玲的屁股中间的淫水泛滥的阴道里,王姐将两个奶子挤在我的背上,嘴
凑上来和我湿吻,我的一个手探索着王姐的阴部。
  这时郭哥光着下半身,挺着个硬硬的鸡巴,手里还搂着刘姐一起进到房间,
一看到我老婆的大屁股正撅得老高,两片大阴唇张得开开的,郭哥立刻扔下刘姐,
挺着鸡巴就直奔我老婆而去,「滋」一声,郭哥的鸡巴顺利地插入我老婆体内,
两手把着我老婆的大屁股开始操起来了。我老婆头都不抬,毫不在意是谁的鸡巴
插入了她的玉体,依然用香舌在两个嫖客的屁股后面舔来舔去,雪白的大屁股扭
了几下,让后面不知道谁的鸡巴可以抽插得更顺利。
  玲玲吐出嘴里的鸡巴招呼刘姐:「来帮我老公舔舔,我怎么舔都舔不硬呢。」
  刘姐摸了下我的屁股,和我笑了笑,就跪到玲玲老公的两腿间开始忙乎起来,
玲玲则头靠在她老公腹部看刘姐吞吐她老公的鸡巴,一只手伸到自己阴部来摸我
正插着她阴道的鸡巴。王姐看到自己老公进来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就去操我老
婆的行为非常不满,嘀嘀咕咕的抱怨:「一进来眼里就只有个骚屄,老娘光溜溜
地还空着也不管。」
  我看了眼正跪在我老婆屁股后面正干得起劲的郭哥,拍了拍玲玲的屁股,把
鸡巴拔出玲玲的身体,然后搂住光溜溜的王姐:「来,让我来和大美女亲热亲热,
好久没操大美女了,快来让我品尝一下。」
  王姐扭动着身体,抬起双腿,似迎还拒地将我的鸡巴纳入她的阴道,王姐还
记得我喜欢玩脚,就尽量将腿抬高,把脚底送到我面前让我玩弄,自己则发出一
声长长的呻吟,我摸着堪称极品的王姐的脚,鸡巴开始猛烈地抽插起王姐,还不
停地恭维王姐:「大美女的屄真紧啊,操起来好爽。」王姐在我身下卖力地迎合
我:「好鸡巴,快干我,老娘就喜欢被鸡巴操,哦哦哦。」
  玲玲凑过来问我:「你这里是不是放谁的片子就主操谁啊?」听我说是之后,
玲玲立刻去电视机下面找片子,然后很快屏幕上玲玲的肉体就闪亮登场了。不一
会儿,正操着韩姐看着片子的嫖客立刻在问:「这女人是谁啊,真够骚的,好想
操她。」
  玲玲立刻在这边大声回答:「骚屄在这儿呢,谁来操我?」然后还不忘跟我
说:「刘姐看来也没办法把我老公弄硬,你呆会儿让你那个大屄老婆侍候一下我
老公,他好几天没能操屄了,让你老婆给他爽一下,我免费给你家的客人们操,
你老婆也得让我老公操一下哦。」
  我答应之后,玲玲立刻赤条条地爬到嫖客们中间去替代了韩姐,顿时淫声浪
语不绝于耳,肉体撞击声,狗舔稀粥声,整个房间荡漾着淫荡的空气。郭哥在旁
边看了好一阵韩姐的片子,早就想操她了,无奈韩姐身上已经满了,现在见韩姐
的身体空了出来,就把鸡巴从我老婆体内拔了出来,兴奋地扑到了韩姐身上操了
起来。
  我老婆这时候也发现玲玲夫妻和王姐夫妻都来了,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就跑
到我旁边来看我操王姐。说起来和王姐认识还是因为王姐老公郭哥嫖妓嫖到我老
婆,然后才带王姐一起来的,我老婆还因为我和王姐亲热而和我大吵一场。不过
时间过了好久了,我老婆早就忘记当年的不满,还在我背后用丰满的乳房贴着我,
帮我推着屁股插王姐。
  我暗爽之余注意到,旁边的刘姐已经挑逗了半天的玲玲老公的鸡巴还是软软
的,就让我老婆去帮下忙,我老婆玉手捏住玲玲老公的鸡巴就套弄了起来,一边
还嗔怪地对我说:「就知道叫我给你换女人操,你老婆不值钱吗?操屄要收钱的
哦。」
  我马上亲了下我老婆,指了指正被三个嫖客夹在中间操得正爽的玲玲:「他
老婆不正给你赚钱嘛。」
  我老婆还是乖乖地换下了刘姐,一口将玲玲老公的鸡巴吞进嘴里,然后用香
舌不停地在嘴里搅动着鸡巴,尽管我老婆使尽浑身解数,无奈玲玲老公的鸡巴就
是硬不起来。不过我老婆自有办法,她躺在玲玲老公旁边,背对着他侧躺着,然
后抬起一条玉腿,示意他侧身把鸡巴凑过来,我老婆用手颁开自己的阴唇,一个
大大的阴道口就露了出来,我老婆另一只玉手轻伸,把他软软的鸡巴直接塞进屄
里,然后放开自己扒开阴唇的玉手,鸡巴就留在了我老婆的阴道前端,接下来我
老婆用屄肉不停地夹着他的软鸡巴,小心翼翼地用阴道轻轻套弄着那根软鸡巴,
注意不让它从自己的身体里掉出来,性交经验无比丰富的我老婆,拉过玲玲老公
的大手盖在自己的乳房上供他揉捏,自己还玉手轻捻着他的阴囊和屁眼,俏脸微
侧,凤眼眯着瞟向插在自己体内的男人无声地挑逗着。过了几分钟后,玲玲老公
脸上开始扭曲了起来,然后不停地喘着粗气,抽插我老婆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
「行了,我到你身上来操你。」玲玲老公看起来是重振雄风了,我老婆玉腿一抬,
将身侧的男人拉上来,柔若无骨的肉体轻贴着男人转了过来,在生殖器相连的情
况下就换成了男上女下的标准姿势。
  玲玲老公猥琐地把头埋在我老婆两只高耸入云的乳房中间,黝黑的屁股像打
桩机似地在我老婆两条雪白的玉腿中间上下摆动,我老婆很知趣地发出诱人的呻
吟声,两只玉足交叉在正操她的男人背后,迎合着在她身上男人的奸淫。
  房间里呻吟声此起彼伏,嫖客们陆续干完走人的,也有新的嫖客来加入淫乱
性交中,我身下的女人也走马灯似的换着操,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姐已经被玲玲老
公压着操了,而我身下则换成了刘姐,过了一会儿我老婆出现在我身下,我刚刚
操了我老婆几分钟,我老婆又被郭哥拉走按在身下挨操。我身下则神奇地换成了
刚刚还被嫖客们夹着干的玲玲,最后韩姐,小玉也轮流被我操了一次,我老婆则
转了一圈被男人们操了个遍,最后我老婆还在接待新来的嫖客,而我则精疲力尽
地拥着同样被操得花容失色的王姐去卧室睡觉了。
  清早我就被一阵晃动给弄醒了,身边一左一右两具温暖的肉体正靠着我,我
老婆和王姐正抱着我,两个人的头都靠在我胸前,在她们身后玲玲老公和郭哥已
经操上了,王姐和我老婆的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身体,随着身后男人操屄的节奏,
我老婆和王姐的身体和乳房也随之晃动。
  我老婆和王姐都没发现我已经醒了,两个人一边挨操还一边在聊天。
  我老婆:「你老公现在能满足你吗?」
  王姐:「他啊,出去嫖得太多了,现在经常弄得我不上不下的,要不是刚才
你把他舔硬了,大清早的,他才不会来交公粮呢。」
  我老婆这时候把玉手往我胯下伸去,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这里还有根鸡
巴,一会儿你不够再用。」
  王姐也来摸我的鸡巴:「你老公的鸡巴软软的,还得弄硬了才能用。」
  我老婆:「软得也能放进去啊,男人那东西只要塞进阴道里,动弹一会儿就
会硬起来。我现在屄里这根就软软的,要我用屄夹一会儿才会硬,像他这样操我,
如果我还是处女,连个处女膜都捅不破。」
  王姐:「处女你就别想了,残花败柳都没你那屄烂,你一天要被十几根鸡巴
操,我就我老公操我,差不多一二个月才带我去和其他夫妻交换一下。」
  我老婆:「你可以来我这里客串啊,有你看上的客人就操一下,又爽又有钱
拿。」
  王姐:「再说吧,有空我会来的,咦,你老公的鸡巴开始硬起来了,是不是
要醒了。」
  我老婆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老公每天清早鸡巴都会硬的,是晨勃吧,你
要不要含一下?」
  这时候王姐的身体晃动得突然剧烈起来:「我老公要射了,你快来帮下忙,
射你嘴里吧,省得我起来洗。」
  我老婆上半身抬起越过我的身体,把头凑到王姐的两腿处,王姐把一条大腿
高高抬起,我老婆把头埋到她两腿中间,然后传来一阵「唔唔」的声音,王姐身
后的郭哥发出一阵爽快的「嗷嗷」的吼叫。
  王姐拍了她老公一下:「行了,还早呢,让我再睡会儿。」然后拿了几张面
巾纸给我老婆,我老婆朝她摇摇头,「咕咚」一声:「我已经咽下去了,你帮我
含下我老公的鸡巴,别让它软了,等后面那位操完还得用我老公的鸡巴解痒。」
  王姐二话没说,就把头埋到我胯下,用嘴吞吐起我的鸡巴,还伸出一只手到
我老婆的两腿间,给玲玲老公操我老婆助兴。很快,玲玲老公一阵嘶吼,就在我
老婆体内发射了。我老婆一直在捏着我硬硬的鸡巴,早就忍耐不住了,推开正给
我口交的刘姐,一个翻身爬到我身上,就用还留着精液的阴道套住了我的鸡巴,
我老婆坐在我身上,屁股前后摆动,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不停的捏着。
  王姐则躺在旁边用手不停地摸我老婆的阴部,很快,还没等我射,我老婆就
自己高潮了。
  满足了性欲后,王姐和我老婆赤裸着身体,继续一左一右抱着我说悄悄话。
  王姐羡慕地说:「在你这儿卖淫真不错,现在我老公能力不行了,我实在有
点受不了。」
  我老婆不以为然的说:「那你就来这儿搭个伴呗。」
  王姐叹了口气:「不行啊,别看我老公肯偶尔让我交换个性伴,我要专业出
来卖屄肯定不行,而且你这儿客人这么多,万一碰到认识的多难为情啊。」
  我老婆想了想给她出了个主意:「我家不是有个贮藏室吗?把它和客厅之间
的墙壁上打个洞,你把下半身露在客厅里让客人操屄,不就行了?你不露脸就能
满足性欲,还能额外赚点外快。」
  王姐眼睛一亮,和我老婆开始讨论起这件事的可行性,并把细节都商量了一
遍,越想越觉得可行。王姐高兴地捏了下我老婆的乳房:「真不愧是经验丰富的
婊子,太厉害了,绝了。」
  我老婆不满地反击了回去,两人闹成一团。
  下午的时候,我正在书房里玩电脑,忽然刘姐夫妻走了进来,刘姐说借我这
儿的沙发用一下,现在正是家里妓女们接客的高峰期,地方都被占了,他们夫妻
过个性生活也没地方,想到我电脑桌旁有张长沙发就来了。
  我也不去管他们两个,自顾自地玩着电脑,打开监控看我老婆在干嘛,只见
群交工作室里韩姐正在被三个男人轮奸,我老婆则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和一个非常
胖的胖子调情,不一会儿我老婆就被胖子剥光了衣服,我老婆也熟练地将胖子的
裤子脱了,那胖子的肚子很大,阴茎很小,我老婆两根玉指就捏住了胖子的小阴
茎,然后就把头埋到胖子的肥肚子下面,由于胖子的肚子实在太大了,我老婆很
艰难地才能用嘴含住胖子的小阴茎,最后我老婆索性坐在地上,从胖子的胯下给
他口交,那胖子在沙发上发出舒服的猪样的哼哼声,还不时用肥腿蹭一下我老婆
的两只雪白的乳房。
  不知道胖子和我老婆说了句什么,我老婆全身赤裸地站在胖子面前,开始蹦
蹦跳跳起来,我老婆的两个大奶子随着她的蹦跳在胸前剧烈地跳动着,看得胖子
目不转睛,然后我老婆背对着胖子站着弯下腰,把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对着胖子,
我老婆还用双手扒开自己的屁股,让胖子尽情地欣赏她两腿间的风景,胖子看了
不够,还拿出手机对准我老婆的屁股中间拍照,一只手还在我老婆的两腿间摸来
摸去。
  不一会儿,胖子就把我老婆压在沙发上开始干起了我老婆,这么肥的一个胖
子完全把我老婆给遮住了,我在监控里只能看到我老婆两只雪白的玉足盘在胖子
的屁股上,其他就只看到胖子的肥肉在不停地耸动,于是就把监控关了,继续玩
起了游戏。
  我旁边的刘姐夫妻很快就脱得一丝不挂,在沙发上开始过起了性生活,反正
刘姐都不知道被我操过多少回了,他们也毫不顾忌我在边上,先是互相舔生殖器,
然后刘姐就被压在她老公身下,张开双腿让她老公的鸡巴插进去,因为我就坐在
旁边,刘姐毫不见外地把一只脚搁到了我的大腿上,我习惯性地摸着她的脚底玩
着电脑,不时还顺着脚摸了摸刘姐肉乎乎的大腿,刘姐一边承受她老公的抽插,
一边就用手伸到我裤裆里摸起了我的鸡巴。她老公招呼我要不要也操一下他老婆,
我说算了,你们夫妻自己过性生活吧,我就玩玩刘姐的脚就行了。
  夫妻俩个操了有半个小时,换了好几种姿势,期间我还给他们拍了几张性交
照片,给刘姐的阴部,脚底拍了几张特写,直接传到网上去供人观赏。正当刘姐
又被她老公压在身下准备冲刺时,我老婆披着块浴巾,中间大开着,里面什么都
没穿的走了进来,两腿间浓密的黑色阴毛被干得乱蓬蓬的,晃动的大乳房上还有
精液的痕迹。
  「哟,你们夫妻在这儿操屄呢,刘姐你有熟客在等你,你快点让你老公操完
赶紧地去接客。」
  刘姐老公一听自己老婆都已经有熟客了,立刻从刘姐赤裸的身上爬了下来,
然后推刘姐:「赶紧去接客要紧。」
  刘姐有点犹豫,看着她老公刚刚拔出她体内的阴茎:「老公要不等你射完我
再去。」
  刘姐老公毫不迟疑地说:「等你空下来再说,现在赶紧去给客人操屄。」
  刘姐赤身裸体的就去工作室接客了,我老婆看着刘姐老公还竖立在空气中的
鸡巴,轻笑一声:「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吧。」然后握住那根鸡巴,我老婆就用白
白嫩嫩的玉指给他套弄起来,一边套弄,一边伸出两只雪白的玉足到我的两腿间
挑逗我,我掏出鸡巴让我老婆的双脚夹住,我老婆手脚并用地套弄着两根鸡巴,
还和我唠着家常:「刚才派出所的刑所来过了,每次最烦他了,那么胖,鸡巴还
那么小。」
  我不解道:「鸡巴大小和你接客有什么关系吗?」
  我老婆「哧哧」笑道:「你是不知道他的鸡巴有多小,再加上那个大肚子,
每次我都要按下他的肥肚子,他的鸡巴才能露点出来,操屄的时候他的肚子顶得
我难受死了,而且他每次还都不付钱。」
  我笑着说道:「这才是让你最难受的地方吧。」
  我老婆翘起嘴:「虽然这是让他关照我这个工作室的报酬,可每次操了不付
钱总有种白挨操的感觉,以前都是把我召唤去单独伺候他,现在弄了个群交工作
室,他听说后一定要来尝尝鲜,这些腐败肮脏的公务员,自己的老婆基本不用,
像我这样热心服务群众的小姐可劲的操,还免费的操。」
  说话的功夫,刘姐老公在我老婆的手中好一会儿都没射出来,我老婆不乐意
了:「你吃药了吗?你老婆侍候你半天了,我还打不出你的精来。」
  刘姐老公支支吾吾地瞄着我老婆的玉体:「要不老板娘让我操一下?」
  我老婆狠狠捏了他的鸡巴一下:「想得美,老公你给他看看他老婆现在的视
频。」我老婆跟边上的我吩咐道。
  我知道我老婆倒不介意让他操一下,只是现在刘姐正在用她的屄挣钱呢,我
老婆不乐意自己的屄免费给她老公玩。我顺手打开刘姐去的工作室的监控,刘姐
正光着身子被一个嫖客抱在怀里,刘姐用舌头舔一会儿嫖客的奶头,又低下头去
含嫖客的鸡巴,正勤快地工作着呢。
  她老公一边看着自己老婆接客的镜头,一边我老婆在旁边用玉手给他撸着鸡
巴,很快开始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咆哮,我老婆知道他快忍不住了,用嘴含住他鸡
巴,香舌在鸡巴上打了几转,刘姐老公就忍不住射精了,我老婆让他射到自己的
乳房上,就结束了服务。我恋恋不舍地亲了会儿我老婆的脚底,吩咐她晚上洗洗
干净来跟我睡,我要抱着她的脚睡觉,我老婆撒娇地打了我一下:「知道啦老公,
我也要含着你的大肉棒睡觉。」就摇着大屁股继续去群交工作室接客了。
  过了一会儿,刘姐接完熟客回来找她老公,看她老公正和我在抽烟呢,就问:
「老公,我们继续不?」她老公告诉她已经让我老婆给打出来了,刘姐不好意思
地凑到我跟前:「谢谢老板和老板娘了。」
  我把电脑上刚才她性交的照片以及一些身体部位特写给刘姐看,并告诉她已
经发到那个色情演员竞拍一夜性交权的网站上了,也就是说下次竟拍,刘姐也可
以参加了。
  这下可把刘姐和她老公高兴坏了,他们都知道这种竟拍价比平时的卖淫价要
高多了。刘姐高兴得语无伦次:「老板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要不您
有兴趣随便操我下?」说完刘姐就脱掉了本来就没穿多少的衣服,晃着两个布袋
似的大奶子就扑到我身上来,手更是灵活地就伸到我的胯下抓住我的要害,看她
的样子马上就要把头也要埋到我胯下了,我连连拒绝:「一点点小事,咱们不用
这样。」
  刘姐见我没什么心情操屄,就拉着我的手朝她赤裸的身体上乱摸:「老板你
不想操屄,在我身上过过手瘾也好啊。」
  她老公在边上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刘姐见我现在并不想玩她,眼睛一转:「要不晚上我来陪老板老板娘睡觉当
个垫脚的也行啊,你们夫妻做的时候,我就在边上给您过过手瘾脚瘾,给您舔舔
鸡巴,舔舔屁眼什么的。」
  她老公也一起劝我:「我们也没啥孝敬你的,就俺老婆这身子还能给你添个
乐子。」
  我经不住她们夫妻这么热情:「行了,来日方长,得,要不你现在给我吹一
下?」
  「行」刘姐喜孜孜地就蹲在我跟前,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一口吞进嘴里,
当着她老公的面就给我做起了口交。
  群交工作室的产生,使得我有大量的时间近距离观察我老婆接客的现况,不
再用摄像头来看了,因为客人都是直接进工作室,然后由我老婆,刘姐,韩姐,
小玉四个人同时接客的。反正嫖客们谁也不认识,刘姐老公和我就不再因为要和
老婆过性生活而妨碍到她们接客,直接在她们接客的过程中就一起做了。我有空
的时候就直接钻进工作室,看谁有空就玩会儿谁,都没空我就躺在她们边上看她
们和客人性交,最喜欢她们在挨操的时候玩她们的脚,像我老婆和刘姐,在性交
的时候脚掌会发热泛红,特别柔软,触感特别舒服。
  很快又是年底了,春节的时候工作室里的小姐们都各自回家了,只留下我和
我老婆两个人。难得的夫妻独处的日子,除夕那天晚上,吃过年夜饭,本来准备
和我老婆找几本电影看看,没想到她中途打了个电话,跟我说出去一下,就把我
一个人扔在家里。
  看着外面烟花爆竹声不断,整年这个屋子都是人来人往的,难得这么安静,
我却非常的不习惯,想想人还真是犯贱,平时想安静不可得,现在安静下来了却
无比的难受。点上根烟,我出门一时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信步来到楼顶准备看
看烟花。一踏上楼顶的大门,就听见「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照得如同白昼
似的烟花照明下,只见我老婆穿着件长长的羽绒服,弯腰扶在楼顶的栏杆上,下
面的衣摆已经拉到腰部,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后面有个男人把着我老婆的腰,
一根鸡巴在我老婆的大屁股中间不停的抽插着。
  我老婆一边迎合着男人的动作,不时呻吟,两个人还不时停下来赞叹一下哪
朵烟花比较漂亮。我缓步走到正在交合的男女旁边,发现这个男人我也认识,经
常来工作室找我老婆性交的,只是没想到大过年的也不放过我老婆。
  我老婆首先发现了我的到来,天空中的烟花映照下的脸红扑扑的,娇艳无比,
开心地对我说:「老公,快来看烟花,刚才还想叫你一起来看的。」
  我指指她的下半身和男人的交合处:「被我现场捉奸还这么开心,老婆你心
有多大啊?」
  我老婆嘿嘿笑道:「我是个勤劳的小姐嘛,过年也不忘卖屄。」
  我和我老婆一起靠在栏杆上开始聊天,操着我老婆屁股的那个嫖客则自顾自
地在我老婆的肉体上发泄着性欲,我老婆不时把丰满的屁股调整一下角度,方便
他的鸡巴在我老婆阴道里横冲直撞。
  「老公,这几天空下来我发现我的阴毛有一根白了,你说等我人老珠黄了,
没人要操我了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吗?我会一直操你的,放心吧。」
  「我都习惯有一堆鸡巴排着队等着奸淫我了,以后不能卖屄了这可咋办。」
  「那就降价卖呗,总会有人要操的。」
  我老婆忧虑地说:「不行,便宜没好货,而且再便宜,等我变老太婆了,倒
贴都没人干我了。」
  我拍了拍她的头:「你想太多了,到时候你自己也不想卖了呢。」
  我老婆把嘴凑过来吻我:「放心,这几天我没给客人口交过,快和我接个吻
安慰我一下,我不要变老,我要一直安安稳稳地被男人奸着,干着,一直有很多
大鸡巴,硬鸡巴,年青的鸡巴来操我插我。」
  在夜色中,在烟花的照耀下,我和我老婆聊着奇怪的话题,然后深情地吻在
了一起,两根舌头缠绕着交换着口水,就像我们恋爱时在校园楼顶的缠绵。美中
不足的是我老婆吻着吻着又习惯地把冰凉的玉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抓着我被冰得
缩成一小团的阴茎不停揉捏着,更美中不足的是,我老婆的身体不停地在前后摆
动着提醒我她的体内还插着一根外人的鸡巴,更更美中不足的是,就在我们夫妻
忘情地吻着的时候,我老婆的身体忽然猛烈地晃动了起来,一不注意我们俩的牙
齿都被撞到了几下,在我老婆屁股后面那个家伙喘着粗气在我老婆体内发射了。
  收了嫖资,我老婆调笑着和那个嫖客告别:「今年封年炮打完了,明年的开
年炮要过了十五才营业,到时候别忘了来找我哦。」
  那嫖客依依不舍地又摸了摸我老婆赤裸的大屁股:「要十五啊,我可等不及
哦,到时候要提早给我解锁身体啊,今年我在你身上都贡献了多少子子孙孙了啊。」
  送走嫖客,我老婆拿出纸随便擦拭了一下阴部和屁股,依偎在我身边,从衣
服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给,老公,送你的新年礼物,喜欢吗?」
  我打开盒子一看,是块很酷的男士手表,我虽然不懂手表的牌子,看做工应
该不会便宜。
  我老婆抱着我的手臂:「快戴上看看漂亮吗?好贵的,相当于白接了二个月
客了。」
  我刮了下我老婆的鼻子:「心疼钱就别买,我平时又没戴手表的习惯,还有,
你别拿嫖资来当衡量标准好吗?弄得我好像在剥削你的肉体,不过手表可真漂亮,
你想我送你什么新礼物?」
  我老婆伸手到我胯下摸着我的鸡巴淫笑着:「你说我想要什么呢?走吧,赶
紧回家操屄屄,想给你个惊喜,把手表放在朋友那儿,刚才去拿结果回来被刚才
那个嫖客遇到了,非要拉着人家干炮,我想这手表这么贵,就让他操个屄收点零
头回来,结果还被你撞上了,本来还想过年给你守身的呢。」
  我搂着我老婆往楼下走:「没事,守什么身啊,再守也是个黑得不能再黑的
黑木耳了。」
  「讨厌啦,坏老公,有本事不要用我这个黑木耳。」我老婆扭着我的腰肉大
发娇嗔。
  回到家,我们夫妻迅速进入全裸状态,我老婆踩在我脚面上,两只手挂在我
脖子上,嘴里紧紧吮吸住我的舌头,把她整个身体都挂在我身上,让我慢慢带着
她进入浴缸里,仔细地帮对方洗完全身,在我老婆娇呼一声:「老公,把你的鸡
巴扎个礼品带送我,我要开始品尝风味人间中的极品人鞭啦。」我们就开始疯狂
地在各个房间,以各种姿势做爱,我也不停地把「人鞭」在我老婆玉体的三个洞
里捅进捅出。
  二小时的疯狂后,我和我老婆满足地倒在床上,据说男女发泄完性欲,身体
不想动,这时候脑子就进入了思考时间,也就是传说中的贤者时间。
  我老婆又开始忧虑慢慢变老的问题,过了年又老了一岁,想像以后人老珠黄,
门庭冷落,不停降价都没人来操,不知道我老婆自己脑补出什么情形,只见她打
了个寒颤,安慰自己似地把脸又凑到我的阴茎上不停地又舔又亲,嘴里还叨叨:
「我要大鸡巴,不能没有大鸡巴。」
  我有点担心我老婆的心理,于是不停地安慰着她。
  「以后我们老了,现在钱也足够了,我们又没有小孩,完全可以到全球各地
去玩,比如找个海滩酒店住下来,白天在沙滩漫步,捡贝壳,钓鱼,晚上……」
  我还没说完,我老婆立刻接口道:「海滩可以裸泳,诱惑那些游客来嫖我,
还可以直接在海滩上做,应该很有吸引力。」
  我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们也可以找个深山,找个寺庙住段时间,白天逛
寺庙,晚上……」
  我老婆又插嘴:「寺庙也不错,应该有很多无处发泄性欲的和尚,」我老婆
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说起来好像还没有和尚来操过我,不知道和尚的鸡巴插进
我的屄里是什么滋味。」
  我情不自禁地被她带歪了思路:「现在哪里还有无处发泄性欲的和尚,现在
的和尚都有老婆好吗?等等,我不是在和你聊这个。」我强行把话题扭了过来:
「再比如我们索性去个北欧的小镇,那里环境好,生活节奏慢,我们可以……」
  我老婆顿时兴奋起来:「我们可以一个小镇一个小镇地呆过去,这个小镇的
客人接完了就去下一个小镇,听说欧洲人的鸡巴比较大……」
  我一把把头盖进被子里:「签证,签证了解一下,工作签证和旅游签证完全
不同,哦完了,我完全被你带偏了,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跟我完全不在一个
频道,不跟你聊了,睡觉。」
  不管我老婆怎么卖萌撒娇,我都不肯把头再伸出被子,直到一双光滑细嫩的
脚底从我的腿上慢慢慢慢贴着我的身体移上来,最后移到我的嘴边,我控制不住
地一口咬了上去,我老婆得意地娇笑着将我盖在头上的被子掀了开来。
  「果然,老公你还是抵挡不住我的一双脚的诱惑。」我老婆说完怔怔地看着
我。
  我被我老婆看得莫明有点心虚:「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老婆一脸正经地说道:「老公,你前世一定是一双丝袜转世,不然为什么
这么喜欢女人的脚呢。」说完把脸伸到我脸上,忍不住格格娇笑成一团。
  我恶狠狠地捏着我老婆白晳的脚趾咬牙切齿道:「行,我是丝袜转世,那你
就是避孕套转世,这么喜欢套鸡巴,自己说是不是。」
  我老婆娇笑着说:「被你发现啦,我是超厚型特大号避孕套转世耶耶耶。」
  在我们夫妻打打闹闹中,忽然外面鞭炮大作,新的一年悄然来到了。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
左下角
支持楼主,
送上你的红心
!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 本帖最后由 墨染青衫衣 于 2019-1-3 22:29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华夏信息港

GMT+8, 2019-2-16 11:12 , Processed in 0.05188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