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华夏信息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回复: 0

【飞在边缘的鸟】(9)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6 12:05:24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评語: 人生区管理员          温馨提示: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凌晨的房间里,袁柳躺在门厅地上,睡衣被高高撩起,露出了赤裸的下体,
陈一鸣压在她的身上,将阴茎插进小穴中,不停的搅拌。
  「嗯……嗯……嗯……嗯。」袁柳极力的压低自己的喘歇声。
  陈一鸣趴在她的耳边道:「小野猫,要不是你屁股太翘,容易弄出声音来,
我今天飞操死你不可。」
  「你……你讨……讨厌,现在被我老公发现了,他……他也会杀死你的!嗯
……嗯……嗯!」
  「哦~你这么说,我倒是要试试了。」说着,他将身下的的袁柳翻转过来。
  「你干什么啊!」袁柳惊讶的问道。
  「干什么?操你这个不听话的小野猫!」
  陈一鸣重新躺在袁柳身上,那娇小的背贴在自己的身上,丰满的翘臀高高挺
起,顶在陈一鸣那硕大的阳器上。
  「我要来喽!」说着,陈一鸣在漆黑的环境下,轻车熟路的找了袁柳的小穴,
顶住、插入一气呵成!
  一起一伏间,那弹润的臀,像一个灌满水的气球在地上,弹来弹去,伴随着
一阵阵收缩的快感,袁柳喘息变得粗重起来,紧张的环境下,自己的老公就睡在
不到5米旁的卧室里,而此时,自己却被另外一个男人骑在身上,疯狂的蹂躏着,
但自己却是十分的享受。
  担心、害怕、好奇、刺激融汇在一起,使得袁柳无时无刻不紧绷着神经,这
也让她那原本有些松弛的小穴变得紧实。陈一鸣趴在她背后,挥汗如雨的「劳作」
着,每次都像是要捅破她一样,针针入地,这不由得让那弹润的翘臀间发出「啪
啪啪」的声响。
  「轻……轻点,一会在把他弄醒了!」
  「那你求我啊!求我,我就轻点干你!」
  「讨厌!」
  「求我!快点!」
  「嗯……嗯……嗯……我求……求你了,轻点干……干我!」
  「干你什么啊!」
  「干……干我的……逼!」
  「呵呵!贪吃的小野猫!我用什么干你的逼啦!」
  「大……大肉棒!」
  「连起来说!」
  「轻……轻点……用大肉棒,干……干我的逼!」
  淫秽的语言,就如同性爱的润滑剂,让这对偷情的男女感到无比的快乐,贤
良淑德,在此刻早就没入地宫深处了,而他们却冲上了九霄云外。
  陈一鸣忽然将袁柳抬起,把她一只腿抱在怀里,袁柳凭空做了一个一字马的
动作,小穴此刻暴露无疑!没有了任何阻碍,陈一鸣疯狂的将阴茎插到袁柳的最
深处,快速的抽插,袁柳因为吃不住,捂着嘴发出「呜呜」的哭声!
  忽然,卧室里传来了一声咳嗽的声音,两人如同雕塑一般石化在当场,久久
不敢动。良久,一切又归于平静之后,陈一鸣面带坏笑的插着袁柳道:「我的小
骚货,紧张了吧!」
  袁柳又羞又愤的怒道:「你说谁是骚货!」
  「就是你,我操的小骚货。」
  「你在这么说我生气啦。」
  「那好,以后我就叫你小野猫行吗?」
  「讨厌!你快点吧,我……我忍不住了!」
  陈一鸣坏笑着把袁柳按在墙上,「那就只能从后面进去了,没有你这翘臀,
我没办法射的那么快!」
  「烦人死了,快点吧!」
  「小野猫,我要加速喽!」说着,陈一鸣猛的加速,袁柳不仅「啊」的一声
叫出来,好在陈一鸣及时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像「强奸犯」一样,死死的把她
按在墙上操。
  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声音后,陈一鸣僵住了,他紧贴在袁柳身上,大口的喘息着。此时袁
柳也是浑身抖个不停,一股暖流从她双腿间汩汩溢出,慢慢的发出「嘘嘘」的声
响。
  良久后。
  陈一鸣揽着袁柳的细腰,轻咬了一下她那娇嫩的乳头道:「宝贝,你真美!」
  袁柳则害羞的一拳打在他身上:「快点回去吧,一会天快亮了!」
  陈一鸣将头埋在酥胸里,久久不愿离去,袁柳只好把他强行推开,「以后有
的是机会给你」吃「快走吧。」
  「让我亲一下,我就走。」
  袁柳瞪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然后撅起嘴,可没想到的是,陈一鸣忽然身形
一矮,抱住她的双腿,在两腿之间的阴唇上重重一问!
  「我说的是你下面的」小嘴「!」说完,转身向门口跑去,身后袁柳举着拳
头,小跑的在后面追打着,在关门的那一刻,两人以亲吻做为结束。
  ……
  清晨,疲惫的袁柳被一阵讲话声吵醒,朦朦胧胧间她来到了客厅,就见董明
拿着电话好像争吵着什么。
  「董明?」袁柳轻轻的呼唤着老公的名字。
  这时,董明注意到了袁柳,将电话挂断后,面带难色的走到袁柳身边道:「
嗯~老婆……」
  「公司的事情吗?」袁柳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率先发问道。
  董明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要提前回去了是嘛?」
  董明沉默着……
  「这才来几天呐,你就要回去!」
  「宝贝,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公司里有些急事需要我去处理。」
  看着满脸歉意的董明,袁柳冷哼一声道:「哼!急事。你们公司都是」死人
「呐,花钱请了他们一点事情都解决不了吗?」
  董明为难的看着袁柳,此时的她情绪坏到了极点,「我……我不回去,你爱
回去就自己回去吧!」
  「那……那我就先回去,你在这自己多玩几天。」说着,董明从客厅桌子上
的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袁柳:「这里还有些钱,你想买点什么就买什么,算我
给你赔不是了!」
  袁柳看着为难的董明故意调侃道:「哟~董大老板,这是在给我算费用呐?」
  「你看你说的那叫什么话,都老夫老妻的了,让不让人笑话!」说着,走到
袁柳面前,将卡递到袁柳的手上。
  这时,袁柳忽然一把搂住董明的脖子,双脚缠在他的腰间,想一只小猫一样
在他耳边轻轻呜咽着:「呜~我不想让你走!」
  「宝贝,公司实在是急事,我也想多陪你几天!」
  袁柳抬起头看着董明,一脸不情愿的说道:「那你回去吧。」
  董明将袁柳放下,转身走进卧室,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袁柳看到后诧异的
问道:「现……现在就要走啊!」
  「是啊,那边事挺急的。」
  「那……那你早告诉我啊,我衣服还没换,怎么去送你啊!真是的!」
  「宝贝,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吧,我看看,如果那边没有事情我在回来!」
  「不行,你等等我,很快的!」说完,她迅速的跑进卧室,将身上的衣服脱
掉,找了一件简单的碎花长裙穿在身上,来到董明面前道:「走吧!」
  董明看着袁柳那乱蓬蓬的头发,尴尬的指了指,袁柳这才意识到,顺手又拿
了顶宽大的遮阳帽和一副黑色的墨镜,「好啦,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时,门铃忽然想起,董明快步走过去打开门,就见陈一鸣和王茹雪站在门
外。
  「早啊董哥,一起吃早饭啊!」
  董明歉意的看着陈一鸣道:「吃不了了兄弟,公司有些事我得提前回去!」
  闻讯,陈一鸣有些惊讶:「这……这么快啊!那……那我送送你们俩吧!」
  「不是我俩,就我一个人回去。」
  「啊~那嫂子怎么办?」
  「我让她在这多玩几天,毕竟也好长时间没出来了,这么就让她回去了,我
也挺遗憾的。」
  听到董明的话,陈一鸣脸上露出难舍的表情,可内心却乐出了花一样。
  「那我们去送送董哥吧。」王茹雪在一旁说道。
  「不用麻烦了妹子。」
  「那不行,认识这么多天了,怎么着也得送送啊,我们这边正好也有车,方
便的很!」陈一鸣说道。
  见拗不过他们,董明只好感谢的答应了……
  一路无话,一行人来到机场后,董明拜托陈一鸣和王茹雪照顾一下袁柳,二
人很爽快的答应了,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在广播的催促声中,董明带着沉重的
行李箱和遗憾的心情离开了袁柳。
  目送董明走后,三人相对无言,这时,陈一鸣忽然开口道:「都没还吃早饭
呢吧,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找点好玩的事情驱散一下离别的伤感!」然
后趁着,王茹雪不注意的时候,向袁柳眨了眨眼睛。袁柳先是礼貌的一笑,而后
偷偷的瞪了陈一鸣一眼。
  ……
  离开机场后,三人在一家咖啡厅里坐下,王茹雪点了一些大家都喜欢吃的甜
品,之后便开始商量接下来的时间该去干什么。面对王茹雪的热情袁柳表面上表
现出礼貌,可能心中觉得这个女人十分的多余,她内心中只想和陈一鸣单独相处。
  也许是情人间的感应,陈一鸣似乎感觉到了袁柳的想法,忽然道:「唉,小
涛和娇娇他们俩去哪了,最近没有看到他们啊。」
  王茹雪没好气的说道:「那俩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不知道跑什么地方腻歪去
了,我怎么知道。」
  「娇娇不是你的好闺蜜嘛,你怎么不去联系一下她啊。」
  「呵~有了男朋友的人,闺蜜就靠边站了呗。」
  「你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干什么呢,不行晚上找个时间出来,大家互
相认识一下。」
  「嗯~好啊,袁柳姐你看怎么样?」
  袁柳此时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我怎么都行,你们……你们安排吧。」
  「那好,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说完,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席间就剩下了两人,陈一鸣坏笑着看着袁柳,而袁柳却不示弱的迎向他挑逗
的目光道:「想干什么啊?」
  陈一鸣嘴角微微扬起道:「要不是这小丫头耽误事,我真想现在就」吃「了
你。」
  「怎么,陈大工程师也有犯难的时候!」袁柳的话里充满了挑衅。
  「犯难?呵!有什么能难住我?你老公在的时候,我不也是照上不误嘛。」
  听到陈一鸣的话,袁柳在桌子下的脚狠狠的踢了他一下,疼的陈一鸣赶忙收
回来,笑着说道:「小野猫,敢踢我,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哦,大工程师出了会恐吓人,还能做点别的嘛?」
  「嗯,你这话算问道点子上了,我给你准备了点」礼物「晚上的时候送给你!」
  「礼物?什么礼物?」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
  袁柳柳眉倒竖,不停的追问陈一鸣嘴里的「礼物」到底是什么,看着她那千
娇百媚的神态,陈一鸣感觉自己都醉了!
  这时,王茹雪焦急的跑了回来,陈一鸣看到她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小涛好像和娇娇吵架了!我给娇娇打电话时她正在那哭呢!」
  「那……」陈一鸣欲言又止。
  「要不……要不我先回去看看她?」
  「好……好啊!」陈一鸣话语中带着一丝兴奋,不过很快他就便会原来的样
子,看着袁柳道:「那一块回去吗?」后几个字,陈一鸣有意的将语速抻长,一
旁的袁柳对于他似乎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默契。
  「我就不了,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附近转转。」
  「那多不好啊,董哥临走的时候把你交给我们,你这自己出去万一遇到点什
么事情,我不好交代啊!」陈一鸣说道。
  这时,王茹雪也满含歉意的说道:「太不好意思了袁柳姐,本来是想介绍你
们认识的,没想到……哎,要不我自己回去吧,你们先在这转转,一会我在来找
你们。」
  「好!」
  「好!」
  陈一鸣,袁柳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这让在场的王茹雪感到十分的诧异,只
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外人一样,夹杂两人中间!
  忽然意识到失态的袁柳,赶忙开口道:「我……我的意思是,你……你闺蜜
的事情比较重要,毕竟是你要好的朋友嘛!」
  陈一鸣也在一旁帮腔道:「呃~行了,要去你就赶快去吧,早去早回,我陪
袁柳姐在这边转转,你完事了就来找我们。」说着,站起身就帮王茹雪拿衣服。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让王茹雪感觉有点不舒服,但她又说不出来是怎么一回
事,只是疑惑的看着两人后,接过陈一鸣递来的外套,在他半哄半赶下,坐上车
驶离了咖啡厅。
  熙熙攘攘的咖啡厅里,两人对面而坐,彼此面带笑意,这时陈一鸣率先开口
道:「原本想在晚上给你的,现在有机会了,要不要看看?」
  「看看?看什么啊!」
  「还能是什么,」礼物「啊!」陈一鸣神秘的一笑,抬手示意服务员买单,
随后拉起袁柳回到了车里。
  袁柳一脸疑惑的看着陈一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见他在包里翻
找了一会,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盒子,从中取出了一个粉色的椭圆形物体,还有
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
  「这……这是什么啊?」
  「送给你的」礼物「啊?」
  袁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慌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啊?」
  陈一鸣并没有回答她,俯过身去,将袁柳副驾驶的座椅放倒,惊慌的袁柳吓
得「啊」的一声大叫,而陈一鸣却把一根手指抵在她的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
势。
  随后,他慢慢的将手伸进袁柳的裙摆当中,肆意的抚摸,袁柳此时有紧张又
兴奋,陈一鸣趁机将袁柳的内裤扯了下来。
  「不……不行,这有这么多人呢!」
  「嘘!」陈一鸣再次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将袁柳内裤扯下后,将裙摆上
提,袁柳那肥嫩的小穴就展露在眼前,双唇之间一股晶莹剔透的液体,在缝隙间
展露无疑。
  陈一鸣微笑着,将手中的跳蛋,在袁柳的阴唇间上下的摩擦,它沾满了袁柳
的爱液,随后慢慢的将其推进袁柳那粉嫩的小穴中。
  「别……别!这个太大了!」袁柳惊恐的叫着。
  「不大,宝贝对你来说正合适。」说着,他将整个跳蛋,塞进小穴当中,然
后将袁柳的内裤提上去。
  「你……你要干嘛?」
  陈一鸣手里拿着遥控器,邪邪的笑道:「干嘛呢?没想好,主要是看你听不
听话了。」
  「我……我听不听话,你能怎么着!」袁柳孩子气的说道。
  闻言,陈一鸣微微一笑,将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顿时,一股轻微的震感从
袁柳的小穴内传来!紧缩的肉壁包裹着颤抖不停的跳蛋,随着快感的加剧,阴道
收缩的更加紧实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啊……啊……啊!不……不行了,你……你快停下,我……我,啊——」
随着袁柳一声嘶吼,一股暖流从她两腿之间汩汩溢出,而后她身体不由自主的抖
动起来。
  见原来刚刚带上就高潮了,陈一鸣对自己的「礼物」很是满意,他拿起车内
的纸巾为袁柳擦拭下体,而此时,袁柳恢复过一点神智,她抬起秀拳狠狠的向陈
一鸣的后背砸去。
  「都……都怪你!弄……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现在怎么办!」
  陈一鸣看着一脸娇羞的袁柳,又摸了摸那湿漉漉的内裤,一把将袁柳从副驾
驶抱起拥入怀里,亲吻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道:「怎么办!嗯~你说怎么办!」
  「都怪你!你还好意思来问我。」袁柳娇滴滴的责怪道。
  看着袁柳的样子,陈一鸣眼中百般的疼爱,「我的小野猫,吻我!」
  「不!你坏死了!」
  「哎呀!在给你一次机会,吻我!」
  袁柳柳眉倒竖,抬手扯起陈一鸣的耳朵道:「你在命令谁!嗯?」
  吃痛的陈一鸣并未求饶,而是伸手拿出了遥控器,轻轻的按了下去。
  「啊!快……快停下!」
  「求我!」
  「求……求你了,快停下。啊!」
  陈一鸣一把抱过来,让她骑在自己的身上,道:「吻我!」
  此时,袁柳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她迫不及待的亲吻着陈一鸣,一
边亲一边哀求道:「快……快停啊!」
  满意的陈一鸣拿出遥控器,饶有兴趣的挑逗了袁柳一番才按下去,然而——
却发现袁柳忽然睁大双眼,惊恐的看着他,这时陈一鸣才慌张的发现,自己的手
按在了加大功率的按键上!袁柳的身体骑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抖动,眼中像是要流
出泪水一样。
  「嗯……嗯……嗯……嗯——」
  密集的呻吟声后,陈一鸣感觉自己腹部温温的,而袁柳则是在一阵痉挛后,
无力的躺在了他的怀里……
  良久,袁柳慢慢恢复了体力,她星眸中满含委屈的泪水,带着哭腔道:「你
……你讨厌死了!」
  自知玩大了的陈一鸣,赶紧抚摸着袁柳的后背,尽可能的安慰她:「宝贝,
宝贝都是我不好,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刚才按错了!」
  袁柳躺在他怀里小声的啜泣道:「那……那现在怎么办啊。」
  陈一鸣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衬衫,还有袁柳那湿漉漉的裙摆。
  「看来……我们该去买衣服了。」
  闻言,袁柳「噗呲」一笑,狠狠的朝陈一鸣的肩上咬了一口。
—————————————————————————————————————————————————————————
PS:喜欢麻烦红心支持一下,喜欢麻烦留言告诉我,欢迎大家来讨论剧情,也
欢迎你们提出宝贵的建议!
[ 本帖最后由 Didoryuye 于 2018-8-8 06:08 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人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华夏信息港

GMT+8, 2019-2-16 11:13 , Processed in 0.04786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