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华夏信息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回复: 0

【圈套:娇妻沦陷】(27-28)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6 12:05:24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后请点击
左下角
支持楼主,
送上你的红心
!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oyewunai
2018/11/13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674 字
               (27)
  看着被妻子砸碎的婚纱照,我知道她真的是受够了我的纠缠,甚至连榕榕引
我出来都可能是妻子的主意。她为了不想当面我和撕破脸,让榕榕来和我交涉。
虽然妻子可能不知道榕榕会安排了四个打手,不过我受伤这件事情,正好给了她
一个理由,借着晓芸照顾我的机会,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抹黑我们之间关系,来达
成她的目的。
  想着想着,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可悲,也许妻子的归来从来不是因为我,只是
为了妞妞,她的内心已经完全被毒品腐蚀,仅存的一点善意,可能就是母爱了。
这样我更不能将妞妞交给她,这种没有灵魂的女人,在王总不再要她的时候,甚
至会为了得到毒品,随时把亲生女儿出卖。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一个月后,我的病情好了很多。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
晓芸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着我,她看我情绪不高,每天都给我讲些在夜店听来的
奇闻异事,逗我开心,可我那还有笑出来的心情。看着我一天天的消瘦,晓芸脸
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了。原本她给我的印象只是个可爱的女孩。可接触久了,她
照顾得我比妻子还要细心,有的时候我只需要一个眼神,晓芸就会抢着去做,这
份默契让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丫头。
  一个月里,我没有妻子的任何消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她的恨意渐渐淡
了一些。尝试着寻找各种理由来解释她那天的所作所为。可思索过后,可答案只
有一个,她的心已经走了,我的一切挽留都显得那么可笑。我也想通了,只要她
愿意放弃妞妞的抚养权,我可以答应和她离婚。让她去和王总过那种醉生梦死的
日子,沈思研从此以后和我再无瓜葛!
  「秦大哥,看我拿了什么!你别管,我拎得动。」这天中午晓芸拿着几个袋
子吃力的走了进来。我刚想去接,被她一把推开。
  「晓芸,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用你天天来照顾我。」
看着晓芸那辛苦的模样,我心疼的说道。
  「你再客气,我可不高兴了!」
  「好了好了,我就是看你挺辛苦的,晚上忙到那么晚,白天还总是老看我。」
  「哼!我喜欢!还有十多天就过年了,你准备怎么过啊?」晓芸放下东西,
转身问道。
  「我也烦着呢,往年都是回去父母那,可现在……唉……我妈都问了好几次
了,我也不敢告诉她。」
  「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别瞒得好,反正也和她过不下去了,离婚是早晚的事。
除非你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这段日子里,晓芸一直回避提起妻子,可她今天
似乎对我的态度有些不满。
  「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想让父母替我操心,他们岁数都那么大了,突然告诉
他们会受不了的。」
  「要不这样吧,我陪你回家,好不好啊?」晓芸的话语吓了我一跳。
  「啊?这些太着急了吧,而且你还是个大姑娘,找我这样离婚的男人不合适
的。」说实话,这段时间晓芸的所作所为确实让我感动,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
我只会把她当成妹妹,而且直到现在我也没和妻子离婚。
  「不想搭理你了,讨厌!」每次我想和晓芸解释清楚,他都会选择逃避,看
她一转身钻进厨房,我无奈的笑了笑。
  不一会儿,晓芸端上各种美食,把桌子摆的满满当当。娇嫩的小脸露出了满
意的笑容,转身又在身后拿出了一瓶红酒。
  「秦大哥,现在你身体恢复了不少,咱们是不是可以放纵一下了?」
  「别说的这么暧昧好不好,我倒是真的有点馋酒了!」虽然我酒量不好,但
是偶尔喝点,调节一下平淡的生活,还是挺享受的。
  席间我们两边喝边聊,不约而同的避讳着提起有关妻子的任何事情。不知不
觉我已经喝的晕晕乎乎了,而晓芸还在不停地给我倒酒。这丫头在夜店待久了,
那酒量确实惊人。
  「秦大哥,你今天是不是很开心啊,好久没见着你说这么多话了。」
  「呵呵……谢谢你了晓芸……」这些日子晓芸的付出,我都看在眼里。
  「不喜欢你总把谢字挂在嘴边,对了,快放寒假了,我想把惠惠接过来。」
  「挺好的,可以来和你做个伴,不过你往年都不回去吗?」我有些诧异的问
道。
  「那里还有什么可挂念的,我和你说实话吧,老家的房子我已经卖了,我们
姐妹早就无家可归了。」
  「你……帮我交的药费是不是用的这些钱?」
  「哼!我还不能攒点钱吗,你就安心的养伤,等着好了再去找工作赚钱。」
  晓芸这个女孩就是这样,明明自己付出了很多嘴上却从来不说。我心中默默
记下了这份恩情。想到这一年来,原本平静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现在卡上只有
5000多的存款,要不是晓芸的扶持,我连药费都交不起了。
  「秦大哥,我想搬过来和你一起住。」晓芸忽然红着脸蛋说道。
  「这……还是不太方便吧……」晓芸的话像一道惊雷,炸得我说话都结结巴
巴的。
  「你怎么总是拒绝我!我不好看吗?还是你介意我被老刘……欺负过……」
晓芸很不满意我的回答,脸色暗淡下来。
  「不是这个意思,晓芸你很漂亮,我也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可我现在又穷又
没本事,你跟着我不会幸福的,你如果能找个稳定的工作,一定能遇到个更好的
男人的。」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
  听着晓芸这么明显的表白,我选择了回避,低头笑了笑,端起酒杯干了下去。
虽然这些天我已经习惯了和这个年轻女孩在一起的生活,和她在一起,会让我暂
时放下那些烦恼。可我不敢给她任何承诺,一来我还没有离婚,二来我是怕了和
这样漂亮的女孩在一起,总觉得自己没什么本事,随时会失去她们。
  随着越喝越多,本就不胜酒力的我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子趴倒在酒桌之上。
迷迷糊糊之中,我恍惚感觉到自己被架到了床上,柔软的肉体与我紧紧贴在一起,
身体传来一阵燥热,那久违的性欲再次涌起,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此时我就像
漂浮在海洋之上,身体轻飘飘的。恍惚之中,胸膛传来了温柔的抚摸。
  「小研,是你回来了吗?」我伸手回应着身前之人的爱抚,手指感受着柔软
的肉体,我多希望这不是梦境。这一夜我睡的很沉,睡梦之中与小研亲吻相拥,
一次次的体会着她那诱惑的身体。
  「秦大哥,好些了吗?」第二天清早,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我恼怒的摇了
摇头,看来一夜温柔终归还是梦啊。
  「看看我给你做了什么吃的?起床吧大懒虫!」女人说着,撩起我的被子,
钻了进来。突然的冷意让我清醒过来,看见晓芸坏坏的冲我笑着,猛地坐了起来。
  「你这丫头,别胡闹了!昨晚没有回去吗?」感觉到晓芸如此暧昧的举动,
我慌忙躲远了一些。
  「看你喝得那么醉,我实在不放心啊!」晓芸说着,把头依在我的胸口。
  「你别这样,你还是个大姑娘,这样对你不好的。」我想把晓芸推开,可又
不敢使太大的力气。
  「嘻嘻,怕什么啊,做都做了,现在装正人君子了?」
  「你别胡说,我喝成那么醉,不可能做什么事的!」
  「只允许你使坏吗?我揉了几下,你那坏家伙就不老实了。秦大哥,你是不
是挺享受的啊?」晓芸说话时,还狠狠戳了我的小弟弟几下。
  我顾不上估计晓芸的感受,一下跳到了床下。这时我终于知道昨天不只是做
梦,晓芸这傻丫头,竟然把自己交给了我。想起昨天梦中那真实的感觉,自己在
昏迷之中竟然做下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对不起晓芸……昨天我把你当成了……」我结结巴巴的说着。
  「别说了,我愿意!我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快忘了研姐,可我相信只要一直陪
在你身边,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
  「你这样太傻了,我现在心里根本装不下别的女人,而且我还有个女儿,你
想这么快就当后妈?」
  「那怎么了,我妹妹从小就是我照顾的最多,秦大哥,你放心吧,我早就想
好了,以后惠惠也去上大学了。我专心在家照顾你和妞妞好不好啊?」
  「你这傻丫头……先去吃饭吧,我没法这么快答应你……」说着我走出了卧
室。
  看着晓芸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可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昨天都怪自己,明明不
胜酒力,还喝了那么多,以后还怎么面对晓芸呢!
  「秦大哥,过年你要不要把妞妞接回来啊?」吃饭时晓芸看着气氛有些尴尬,
主动问道。
  「也只能这样了,不然我一个人回去,家里不是更会怀疑吗?」
  「你这人就是考虑的事情太多,小心一犹豫错过我这么好的姑娘哦!」晓芸
笑着说道。
  「不和你闹了,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想着下午就去把妞妞接回来。」我
对晓芸使了个眼色,拨通了母亲的手机。
  「妈,最近小研身体不太舒服,我下午去把妞妞接回来吧。」接通电话后,
我随便说了个谎。
  「什么?小研昨天让同事把妞妞接走了,她没告诉你吗?」母亲听了我的话,
显得有些惊慌。
  「呵呵,是我搞错了,我这不是在外地出差呢吗,没想到小研已经让人去了。」
我安慰好母亲,挂断了电话。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为了抢夺孩子的抚养权,竟然偷偷把妞妞藏起来了。我
气的马上给妻子拨了过去,可电话一次次被挂断,直到后来关机了。
  「秦大哥,你别着急……」晓芸看我脸色不好,在一旁安慰着。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等着我吧!」我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我开车来到了美容店,原本装修豪华的店面,此时已经拆的面目全非,招牌
也摘了下来。我赶紧冲了进去,店里只有小吴坐在沙发上玩着电脑。
  「沈思研呢?」我直接问道。
  「不知道!上别处找去!」小吴忙着操作游戏,都懒得看我一眼。
  看他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想起几天之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刚刚玩弄了我的
妻子,我气的抓起墙角一把椅子,狠狠砸了过去。
  「我操你妈!疯了吧!」小吴毫无防备的被我打倒在地,回身怒骂着。
  「打的就是你个混蛋!」我捡起椅子再次砸过去,紧接着连续几脚,别看小
吴这小子长得人高马大的,其实是个怂包,没几下就跪地求饶了。
  「说!沈思研去哪了?」我看着鲜血从小吴的头顶流下,心中一阵畅快,和
这种小人就不能来客气的。
  「别打了大爷,您是哪位啊?」
  「操你妈的,我问你话听不懂是吗?」我一脚又踢了过去,虽然这小子在病
房见过我一面,但时间很短,而且我当时穿着病服,小吴没有记清我的模样。
  「那个臭娘们早就不来这了!店都要关了,我今天是等着房东来收房的。」
小吴被我一阵暴打,说了实话。
  「那你知道她在哪吗?」
  「我也好久没见着她了,应该和我表哥在一起吧!要不我打个电话帮你问问?」
  「滚你妈的!给我趴在地上不许抬头!」我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眼,肯定是
想叫人过来。
  「你想干什么啊?我都说了……」小吴听了我的话,心里有点担心,但还是
照做了。
  「我不说话,你不许抬头!」我说完转到了小吴身后,一脚狠狠踢在了这混
蛋的裆部。随着他一声惨叫,整个人缩成一团。
  「哈哈……这就是你搞别人老婆的报应,我让你下半辈子做个太监!」
  看着小吴的惨样,我转身离开了美容店,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报警。
一来他刚才并没有认出我,而且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肯定不敢招惹警察。此时
我唯一担心的是小吴会给王总通风报信,我马不停蹄驾车来到了王总的公司。现
在想找到妻子,只有王总这一条出路了。
  「老秦,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了!」我一进公司,老刘正在大厅里和前台小
姑娘嬉笑着聊天,远远的看见我,热情的走了过来。
  「我不想废话,王总在哪呢?」想起老刘曾经夺走了晓芸的处女之身,我的
气就不打一处来。而且这个混蛋还曾经说过他也上过妻子,我生命中仅有过的两
个女人都被他上了,我可不会再给他好脸色。
  「来来,咱们到我办公室说!」说着老刘还亲热的搭着我的肩膀,被我一把
甩开。
  「老秦,咱们是不是有点误会啊,我知道你是气我和晓芸有过一次,可你千
万别相信那小妖精的话,她一个做小姐的,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做过了,那天要不
是她一直勾引我,我才懒得上这种骚货呢!」老刘竟然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晓芸
身上。
  「我不想和你说这个,我是来找姓王的,他在不在?」
  「呵呵,你来的可不巧,王总去海南度假了。这不才走了没几天,估计是想
在那边过年呢。」
  「你没骗我?怎么这么巧他不在?」
  「你可以去问问别人,这我还能骗你不成,咱们兄弟虽然处的时间不长,但
是你应该了解我啊!」
  「我就是太了解你了,所以才不相信你!」
  「呵呵……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一直是把你当成兄弟的。」
  「好,我问你,你知道小研在哪吗?」
  「这可真难住我了,你这个老公都不知道,我怎么会清楚?」
  「你告诉姓王的,他们想怎么搞都可以,别他妈牵连孩子!」说转身离开了
房间。
  回到家里,我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晓芸给我端来了一杯热水。
  「秦大哥,没有结果吗?」晓芸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群混蛋早就有准备了,沈思研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两个警察站在门口,没想到这群混蛋真敢报警!
  「你是秦越吗?你涉嫌一起故意伤害的案件,请跟我们去警局一趟。」两个
警察直接把我带了出去。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秦大哥,你快和他们解释啊!」晓芸拼命的抓住我的
双手。
  「没事的,我相信一切会有公断!」随着我被警察带走,晓芸痛哭着瘫倒在
地上。

               (28)
  在公安局内,看到小吴的脑袋上缠着纱布在做笔录,他看见我被带进来,立
刻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可我一点都不怕他,这次把他打成这样,也算是出了
一口恶气,让我这段时间的郁闷排解了一些。警察不耐烦的把我带进一间审讯室,
面对他们的质问,我沉默不语。这让在做的警察大为光火,忽然审讯室的门打开
了。
  「你小子真有意思,刚被人打完了,现在又打别人!」陈东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我这小案子还不至于惊动刑警队吧?」
  「呵呵,这不榕榕刚才专门给我来了个电话,说都是误会,小吴已经愿意撤
案了,让我把你放了。」
  「你不是说和她没联系了吗?」听了陈东的话,我明白报案可能只是小吴的
个人行为,他在事后冷静下来一定是想起了我就是小研的老公。
  至于突然撤案,肯定是他一开始没有通知王总,虽然我现在手上没有证据,
可他们还是害怕我一怒之下,会把他们的罪恶全都告诉警方。榕榕的这个电话是
在明显对我示好,可他们不交出女儿,我怎么能放过他们。只是眼前的陈东和榕
榕的关系让我心中犹豫,他会不会暗中帮助前妻呢?
  「嗯,我也觉的很突然,可能是小研让她给我打的这个电话吧。」
  「别提她了,我们都快要离婚了。」
  「不会吧,我记得你们有个女儿的啊,小时候胖乎乎的很招人喜欢。离婚最
痛苦的还是孩子,你可得考虑清楚。既然他们不报案了,你就先回去吧!」陈东
说着就要起身送客了。
  「呵呵,他们放了我,可我这次不能再饶过他们!我要报案,我老婆被王总
一伙儿人,以毒品控制,逼迫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犹豫再三,我对他说了实话。
  这个时候我没有心情再去考虑妻子的感受,她的行为已经触及了我最后的底
线。就像陈东说的,家庭的破裂受伤最深的就是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不
应该把女儿牵扯在内。现在她带着女儿跑了,让我终于下定决心,用法律来惩治
这群恶魔。
  「你说的是真的?有关毒品这可不是小案子!」陈东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这种事我还能说谎?而且我还曾经看到过他们给我妻子注射毒品的视频!」
  「有这证据?你快拿出来。我这就能派人把他抓起来。」
  「上次就是那伙人为了不让我拿走证据,才把我打成骨折!而那几个打手的
主使,就是你的前妻!郭榕榕!」
  「不可能!榕榕怎么会和那群人扯在一起!你不是说她找了个有钱的男友吗?」
陈东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呵斥道。
  「王总就是她所谓的男朋友,你前妻和他根本是一伙的!」我用坚定的眼神,
直视着陈东。
  「好,我先不和你犟,把事情的经过和我说一下。」陈东平复了一下情绪,
缓缓说道。
  「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我发的一个帖子……」
  我慢慢的将这一年以来发生的事情对陈东做了简要的介绍,对于经过我没有
任何的隐瞒,包括我劝说妻子换妻也告诉了他。在提到榕榕和妻子被苏辙、胖子
等人胁迫,一同被淫辱的时候,陈东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也许在苏辙那里榕榕和小研一样都是被胁迫的,可后来她一次次的替王总
冲锋陷阵,摆明了她就是王总的马前卒,已经成了罪犯的帮凶!」
  「按照你说的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也不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你有什么
证据吗?」我看出陈东还是不能相信榕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只有苏辙的强迫我妻子的视频……」
  「那确实可以证明苏辙有犯罪情况,我会安排人去追查苏辙。王总呢?你有
什么证据?」
  「我……对了,你可以搜查他城郊的一处处所,那里有她虐待我妻子的刑具!」
  「这个……男女之间玩些情趣游戏不算犯罪吧……」陈东听了我的话,无奈
的说道。
  「可他玩弄的是我老婆!」
  「秦越!你听我说,咱们现在讨论的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你老婆和王总之
间发生什么,我们是无法过问的。但是你只要能证明他确实为你老婆提供过毒品,
或者他曾经在女受害人拒绝的情况下,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我就可以逮捕他。」
  「这……这不应该是你们去查的吗?你说的证据就在榕榕的手机里,你可以
现在去抓捕她!」我实在拿不出任何的证据。
  「好,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我会派人去传唤榕榕的!」陈东嘴上答应着,可
我看出他并不是很在意。
  「陈东!不管你能不能给王总治罪,我求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女儿,她不能这
样被那女人抢走!」我拉着陈东的衣袖,哀求道。
  「你这可难为我了,小研也是妞妞的母亲,这不是很正常嘛!至于你们离婚
后,儿女的抚养权自会有法官裁定的,你不用担心。」
  「好吧,但是你有了小研或者榕榕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有什么情况,你也可以和我联系。」陈东把我送出了审讯室。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莽撞了,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
就和陈东说了。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对前妻还有感情,这很有可能会让他对
案件在主观上做出错误的判断。
  「秦大哥!」我刚打开房门,晓芸一下子冲进我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你早上出去干什么了,警察为什么会带你走?」
  「别问了,既然他们撤案了,这说明他们其实很怕我会和警察说什么,在主
动向我求和。」我抚摩着怀里的晓芸,可以看出这丫头是真的担心我。
  「秦大哥……我姐姐刚才都吓坏了,一个人蹲在地上哭了好久!我都劝不住
她!」这时惠惠从屋里走了出来,我这些天太大意了,晓芸早就和我说过要接妹
妹过来,我一忙起来早把这事抛之脑后了。
  「惠惠你来了啊,不好意思,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你们这些大人的事我不了解,可你一定不能辜负我姐姐,她是真的很爱你!」
  「呵呵……我怎么能辜负她呢……」我实在不忍心当着晓芸妹妹的面,说出
拒绝的话。
  由于惠惠在场,晓芸也没有问太多这次去警局的情况,简单的做了几个菜。
临近年关,夜店都让姑娘们回老家过年了,晓芸正好可以一直陪着惠惠。自从上
次酒后和晓芸发生了关系,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多亏惠惠来了,他们姐
妹住在一起,帮我化解了尴尬。
  「咚!咚!咚!」随着电视上新年钟声敲响,新的一年到来了。看着两姐妹
嘻嘻哈哈看着春节晚会,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在这欢庆的日子里,我甚至都不
敢和父母打个电话,如果他们问起妻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起去年这个
时候,妻子躺在我的肩膀上,说着甜蜜的情话。那温馨的一幕,恐怕再也不会回
来了。
  我默默来到阳台上,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妻子这时和谁在一起呢,她又会
如何度过新年呢!想起王总那道貌岸然的嘴脸,我心中一阵酸涩。期间我联系过
陈东,可由于临近年关,家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查巡苏辙和王总一伙人并没有排
上日程。听到陈东和我保证年后上班,一定加派人手,我苦笑一声,现在还能相
信谁呢!
  「姐,我太困了,先去睡了哦!」随着惠惠回到房间,客厅里的我们有些尴
尬。
  晓芸回头看了看惠惠紧闭了房门,慢慢凑到我的身边,一把跨上了我的手臂。
我回头看了看她粉嫩的小脸透着潮红,忽然觉得这姑娘如此不求回报的跟着我,
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冷淡了。没等我想明白,晓芸快速的在我脸颊上轻轻一吻,羞
涩的低下了头。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该退缩了,伸手将她搂入怀里,第一次吻上了
她的朱唇。
  不同于妻子的温婉,晓芸全身散发着年轻的活力,在我们双唇接触的一刹那。
晓芸的香舌灵巧的深入了我的嘴巴。感觉到晓芸的热情,长久以来压制的欲火一
下子被点燃,我伸手抚上了女孩的胸脯。
  感受着手中美好的肉体,我不由得将晓芸与妻子比较起来。手中的娇乳虽然
不及妻子之丰满,但胜在年轻娇挺。怀中玉人感觉到我的抚摸,轻轻一阵呻吟。
急不可耐的从我怀里钻出,一下子脱掉了身上的睡裙,全身上下只着一条少女内
裤。晓芸这突然的举动,惊得我愣在当场,痴痴地看着晓芸白嫩的肉体。
  晓芸扑哧一笑,提起胸脯凑到我的面前,我知道她这是在向我献媚。毫不犹
豫的张嘴将娇小乳头含住,牙齿轻轻划咬而过。晓芸敏感的身子一下子软下来,
顺势躲入我的怀中,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肉棒。感觉到晓芸温暖的娇躯,我
再也无法伪装下去,将她平放在沙发之上,从头到脚亲吻个遍。
  看着这幅年轻的肉体,我忽然想起就在不久之前她初经人事。她守身如玉20
来年,原本已经选好了可以托付终身之人,只怪那人傻呼呼的一直躲躲闪闪,最
终落得被奸人捷足先登。少女丝滑的肌肤是如此美好,可惜我现在感受着的一切,
早被老刘那畜生提前享用。
  晓芸享受着我的亲吻,当我用指甲刮侧着她的乳头时,不由得发出轻声呻吟。
随着她越来越投入,喊声慢慢大了起来,我回头看了一眼惠惠门缝中透出的灯光,
这小妮子不会听到她姐姐的呻吟吧。为了不影响下一代的心里健康,我一把揽起
晓芸,抱入了我的房间。
  缓缓将晓芸放在床上时,正好瞧见前方空白的墙壁,曾经我和妻子在这个房
间中无数次缠绵,直至在这里有了妞妞,可如今连我们最后的纪念也被妻子砸碎
了。晓芸看我发呆,知道我又想起了什么。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丝毫没有应有
的羞涩,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双手缠住我的脑袋,这个角度正好将双乳示于我
的眼前,这个小妖精真是会勾引人。
  相拥片刻,晓芸娇羞的冲我一笑,手指开始轻解我的衣扣。虽然这是我们第
二次赤裸相对了,但是上次因为喝醉,我根本没有机会感受她年轻的身体。此刻
两具炙热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晓芸那紧致的皮肤,带给我与妻子完全不同的
体验。
  也许是为了维护在妹妹心中纯洁的形象,刚才在客厅里晓芸还只是被动的接
受。在进入卧室之中,晓芸彻底展现出奔放的一面,那娇媚的神态,让我想起初
次与她在夜店相遇的时候,也许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吧。长久以来她都是以卖笑
为生,虽然守身如玉,也难免耳濡目染。
  晓芸在我惊讶于她的妩媚之时,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下体,她手法虽然不如
妻子娴熟,也另有一番滋味。慢慢的肉棒在晓芸手中越涨越大,我已经被这个小
妖精把欲火点燃。手上用力一推,晓芸惊呼着倒在床上。我低头来到晓芸的胯下,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妻子之外女人的私处,那精致的会阴之上,只有几根淡
黄色的绒毛,和妻子堕落之前是多么相似。我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有了晓芸这
么好的女孩,可千万不能再想那个女人了。
  看着身下晓芸狐媚的神态,我忽然坏坏的一笑,我手握着坚硬的肉棒,在晓
芸粉嫩的阴部来回摩擦,却不插入。不是不想,而是要捉弄一下这个小妮子。长
久以来被她一次次的调戏,今天我也要吊吊她的胃口。
  「讨厌……秦大哥……你越来越坏了!」晓芸攥起小拳头,狠狠砸向我的胸
口。
  「呵呵……小色女,忍不住了吧!」
  「你坏啊……不让你弄了……」晓芸被我逗得有些气急败坏。
  「不干还不行了!」说着我将肉棒狠狠的插入晓芸的阴道,可与我想象不同,
仅仅进去了龟头的长度,就被晓芸紧致的媚肉一下子拦住了去路。
  「啊啊……好痛啊……秦大哥你这么不知道疼人……真是人面兽心啊!」晓
芸埋怨着嚷道。
  「是我不好,哪知道你这么紧啊……」
  我感受着身下年轻的身体,阴道口的褶皱一下下摩擦着我的龟头,缓缓地整
个阴茎都进入了温热的蜜穴。我干的热火朝天,晓芸却怕被妹妹听见,用小手捂
上了嘴巴。
  「我看你还能忍多久!」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阴茎大幅度的抽出再插入。
  「啊……啊……你坏啊……人家受不了了……」看着胯下晓芸那坚挺的乳房,
在一次次冲击下,前后甩动,我竟然这么快有了射精的冲动。
  我心中暗想可千万不要这么丢脸,虽然晓芸现在对我很好,但是长此以往难
免不会变成第二个小研。而且这也不能完全怪我,之前和妻子最后一次做爱时候,
我坚持了20分钟的,我还以为自己这段时间没有纵欲,身体已经恢复。可遇到
了晓芸这种年轻的女孩,那紧致的阴道可不是我这杆老枪能承受的。
  「色大叔……是不是老腰抻着了!」晓芸看出我减慢速度,小脸一红对我嗤
嗤笑了起来。
  「才没有……看我怎么折磨你这个死丫头!」被她戳到痛点,我不服气的争
辩道。
  「你躺下吧,让我好好伺候你……」晓芸一个侧身,把床上位置给我留出来。
  看着她轻盈的身体,一翻身跨坐到我身上,突然一声惨叫。
  「怎么了啊?」我看着她皱起的眉头问道。
  「你讨厌啦……怎么戳人家……菊花……」
  看着晓芸皱眉的样子,我哈哈笑了起来,这也让我原本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
不至于太快缴械。眼前晓芸笨拙的上下起伏,我仿佛找回了初恋的感觉,当初妻
子不也是这样嘛,只不过她比起晓芸更加保守,尝试了一次,就再也不配合我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晓芸慢慢适应了女上男下的体位。看着她越来越熟练
的套弄着,我再次不争气的想起了妻子,她现在还好吗?在这个新年的夜晚,她
是不是还在毒品的麻醉中醉生梦死。想起她下体感染的梅毒,我真希望她可以永
远不好,这样她就不会被王总玷污。可王总怎么会放过妻子,即使他为了健康不
敢尝试,还有那么多手下和客户虎视眈眈呢。不知道妻子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
又在谁的胯下承欢。
  「老公,不许想别人!」晓芸不满的喊道。
  「没有啊……你瞎喊什么,咱们还没到那种关系吧?」
  「臭流氓,色诱无知少女,还不想负责任……」晓芸夸张的喊着。
  「哈哈……我被色女迷奸,倒是真的……」
  「臭老公……坏老公……我就是喜欢这么叫你!」晓芸一边叫着一边努力的
讨好着我。
  「呵呵……随便吧……别让惠惠听见就好。」
  「美得你!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心里想起研姐了?有没有想着她被人上
的时候,心里特别兴奋!」晓芸眨着大眼睛问道。
  「不许你胡说,我才没有那么变态。」
  「切……我可看过这方面的书,好多男人都喜欢意淫自己的老婆。你这多好,
不用意淫了,连实战录像都看过了!」
  「再说我就生气了……你下来,我得好好教训你这个死丫头!」
  「呵呵,我倒要还你这老身子骨还能不能行!」
  「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你可不能背叛我,我要你一辈子只属于我!」我让晓
芸跪在床上,狠狠地揪起长长的秀发,此时我有些发泄似的在用力撞击着晓芸的
美臀。
  「哦……啊啊……就是这样……你不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也要学研姐……
去找几个嫖客来满足我!」晓芸看不见身后的我表情狰狞,还在刺激着我。
  「臭婊子……我不许你偷人!」我狠狠骂着,积攒了许久的精液直接射进了
晓芸的身体。
  「啊啊……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和别人做了!」晓芸配合着我的幻想,淫
荡的喊道。
  「姐姐,你喊什么呢?」忽然门外一阵敲门声,陶醉于性爱之中的我们,竟
然把惠惠吵醒了。
  「没事,姐姐和秦大哥看恐怖片呢!快点睡吧。」晓芸说着慌忙寻找衣服,
可她忘了刚才脱在客厅里了,恼怒之下一把掐在我的大腿上。
  「哦,别玩太晚了,我一个人睡觉有点害怕……」惠惠在门外轻声说道。
  「好,我马上回去。」晓芸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我递来的纸巾擦拭着精液。
  我看着这幅画面,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小妮子,在妹妹面前总想装出一副成
熟的模样,没想到今天被妹妹堵在了屋里,连衣服都没法拿回来。
  过了一会儿,我听着外面没了动静,蹑手蹑脚帮晓芸取回了睡裙。看她手忙
脚乱的套在身上,根本没来得及整理,半边雪白的屁股还露在外面。这丫头太可
爱了。
读文后请点击
左下角
支持楼主,
送上你的红心
!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 本帖最后由 lamour 于 2018-11-16 14:35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华夏信息港

GMT+8, 2019-2-16 11:12 , Processed in 0.04856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回顶部